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被选择的情绪,以及其他

前几天看到一种说法,适逢自己的情绪不断挣扎在对于工作和压力的抗拒和恐惧的时候,可谓及时:我们的情绪其实并不由外部因素——比如糟糕的运气、旁人的粗俗举止或与其相反的顺利——所决定,而是出于我们自身的主观选择,即是说,我选择积极则表现得积极,选择消极则表现得消极,与外界无涉。

就假如这是事实吧,那么,就先说服自己不去想一件事的负面因素,只给自己正面的、积极的心理暗示,做出情绪上的选择。感觉有些“自欺欺人”,但也无所谓了,因为似乎真的有效果,情绪被说服了,“被”做出了积极的选择。希望接下来这方法能够持续见效,需要在工作中由正面情绪指引向前。

More...

喜怒不定的魑魅魍魉又找上了我,或者说,它们归位到了我这里。喜悦之时抑制不住要变成一只火红色的妖怪,愤怒之时更是可以做到用极为冷静的决断撕碎他人小小的希望、几无怜悯。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往相当负面的方向滑去;人生依然在往前行进,然而,却踏入了战车轰隆冲过的轨道里,碾碎了泥尘里的娇弱之花。

I could not look back, you'd gone away from me

I felt my heartache, I was afraid of following you

When I was looking the shadows on the wall

I started running into the night to find the truth in me

More...

午前,午后,以及黄昏

如果能一直在那甜蜜的梦境里生活就好了,但毕竟还要切换回现实当中,所以,在自己意识清醒的时候也能够与昔年的美好重逢、重新有了同一种安宁的心境,这种感觉比美梦更令人欣喜:周日的午前,从纷乱的睡梦中慢慢醒来时,想起了往昔那些安宁的时光。

More...

牧羊人之月

“历史的孤独,自然的孤独,以及自我的孤独。一种真正的勇敢和永恒。”这是一个独自旅行者的感触,深深共鸣了我心。一个人在陌生的路上看到陌生的风景,没有旅伴,甚至会渐渐忘记自己,能感受到的是一种宏大而永恒的孤独;即使想要与人分享,别人也无法真正理解自己所体会到的精妙的情思。孤独几乎是每个人无可逃避的宿命,古时候那些在星光下的荒凉高地放牧的牧羊人,当他们笼罩在清澈如水的月光与璀璨的星光里时,他们首先想到了神。

心灵间无视时空阻隔的通路是否存在?或者,“哑巴如何相爱呢?”无需言语,真正的默契和共鸣从心底淌出,哪怕分隔在不同的时空,都能够进行交流并取得相互完全的理解。对于这样的联系我也相信,不过即使是这种程度的信任和理解也改变不了人孤独的局面,在大多数时候,人都是孤独的,主旋律已经定下。

More...

封存了吧,那些懦弱...

距离那个日子快要有3年了,然而,那些宛若梦幻却转瞬即逝的时光却依然历历在目,只需稍稍进行回忆,那些往事便浮现出来,连一些并不起眼的细节也很清晰;只不过,无一例外都会觉得黯然,毕竟已经再无所有了...

其实早已接受了这样的结局,无论这之前自己经历了怎样的煎熬,至少,在挣扎着走出那片令人绝望的阴影之后,我可以坦然地去回望了,也能够微笑着去回忆那段完美无瑕的时光,只是,会有些唏嘘,当然,这也是难免的。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里,我断断续续写下了许多关于你的文字,字字句句其实都是我的眷念,以及我的懦弱。关于此生的我们,如今唯一能准确描述这“已然完结的童话”的词是诀别,哪怕我们依然存在于同一时空中,你知道的,我也知道的,舍此别无良策。

(你说,我又怎能忘记你呢?)

More...

oh, how i wish...

如果时光可以逆流的话,我希望自己变回曾经那个17、8岁的高中生...好明显,我们都回不去了,我的“青葱”小鸟一去不复返。

那样的年龄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刚刚脱离了幼稚、有了朦胧的愿望和憧憬,但依然非常青涩;那个时候,自己的容颜远比现在纯净,大多数时候在冷漠的表情背后还隐藏着羞涩和忧郁。那样一个绝无仅有却“遗世独立”的少年,已经远去了,连同那段冷色调的岁月。

More...

在白云外

在世界的尽头,一个人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天边的你,漂泊,在白云外...

More...

在别处,隐身的心绪

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间就想起了雅罗米尔,《生活在别处》的主人公,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作品。

高中的时候因为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进而连续看了昆德拉许多作品,虽然《轻》的名声如此响亮,我却觉得《在别处》更有感觉,因为我觉得自己与雅罗米尔像得可怕。我曾经在一封信里表达过这种感觉,甚至多买了一本来送给收信人,那是一个“抒情年代”。雅罗米尔在捷克语里的意思是“被春天眷顾的人”,他是一个诗人,一个柔弱、敏感、有才华、害羞的梦想家,充满着热情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然而自己却在现实面前碰成碎片,终于在高烧引发的灼热里燃尽短暂的一生。

More...

和歌、俳句和时间

第三次尝试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了。

第一次是两年前,找来了电子书,但仅仅在第一章第一节作者用了近十页的篇幅诉说半梦半醒的状态时,我就知难而退了,况且对着电脑屏幕终究不是地道的阅读模式;第二次是去年每次去图书馆时都读上一节,也许是已经将阅读上升到一种仪式了,读得很辛苦,不过却是心动不已,甚至写下了一系列名为“回忆与时间之战”的文章,作为一段记忆保存起来,但还是没能坚持下去;这一次是用手机读,虽然和传统的实体书差别比较大,但可以随时拿出手机来读,只要自己能够静下心来,而且看到有感悟的地方还可以直接用手机的便笺记录下来,这一次我希望能够看完全文。

More...

大排筵席

中午去参加了一场筵席,一个婴儿的满月纪念。本来对这种活动兴趣索然,但因为许多“故人”也会来,而且是很久不见了,前些天以前熟识的友人还通过爸妈向我问候(我还没回家的时候),感觉很开心,今天有机会再见面也成为了我和爸妈一起去的激励。

但是,一团混乱...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