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鸽群和鹰

可是,画面里没有凌空飞过的鸽群。大约确为梦境吧,那般柔和静谧的场景过于纯粹,而且确实没有鸽群的记忆,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这里的天空有许多的鸽子,许许多多。

 

More...

鹰来了!

昨天下午和朋友在离海不远的巨厦间看见两只展开巨大双翼的黑鸟从高楼“峡谷”间掠过,在交替的霏霏冬雨与淡淡冬阳的猎猎北风里,我们聊起了。我当然知道,这附近是有的。

Tom告诉我们,他见过一只在清晨的大道上无视轰鸣的车流觅食的大鹰,那低空掠食的英姿有种尊贵的气度。小萱也说曾有只翼展惊人的鹰从宿舍楼顶滑翔过去,有人在那一瞬间真切地感受到了那黑色的羽翼遮住阳光投下的阴影。可是,再怎么近距离邂逅,鹰这种生灵,于我们依然是故事中的角色。

More...

揉碎了的云

云做成的轻纱,却不是云烟飘渺那种属于雨的静谧感,在四月最后一天的傍晚,这样的天空和云烟,有的只是一种独自入梦的辽远和空阔,独自入梦。

More...

写诗的人

 

我有一个会写诗的朋友,他是我那个年代“绝无仅有”的朋友。那是一段我“苦吟”不已的岁月,我诉说,他倾听,然后陪着我望着罕有的蓝天唏嘘...那是我唯一的纯真年代。但那时候说实话我极少去理解他,甚至到现在我也不能说能够理解那时的他;分别之后,偶然间发现,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诗,全是写给他深爱但从未表白的女孩的。他只是写,并不让别人评论,孤傲而小心地守护着自己的爱恋,我揣摩,那个女孩甚至不知道他一直在爱着她。

我很惭愧,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有如此细腻的心绪的...在属于我的纯真年代里,我向他讲述我的苦恼和忧伤,讲述我的守望和等待,他是我和她共同的朋友,如此特殊的身份见证了我的故事。但他自己的感情,却是从来惜墨如金。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