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维森特——橘色的蝠翼(安达卢西亚区4)

上个周末过得很充实,做了四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看夕阳和云彩行走;逛书店;踢球。(前两件事都有相关文章链接...)

从深圳河边回来的路上在购书中心细细挑选了五本书,我一直有“买书强迫症”,这次当时只买下了两本: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安达卢西亚游记《阿尔罕布拉》和托尔金(J.R.R.Tolkien)的中英文双语评介《用一生锻造“魔戒”》。之所以先买这两本是因为最近要继续写安达卢斯,并且我再一次“陷入”中土世界无法自拔了,好不容易找到相关的英文资料肯定不能错过(有时间希望能够找到小托尔金整理的《未完成的故事》,那个“失落的世界”啊...);然后昨天在卓越买了其余三本:埃米尔·路德维希Emil Ludwig)的名作《蓝色地中海》(上、下卷),东山魁夷(Kaii Higashiyama)的美学著作《美的情愫》和“圣”松尾芭蕉(Matuo Basyou)的散文集。现在为假期储存足够的精神食粮,因为我对于书籍是极其贪婪的,而且可作为交换阅读的资本,这笔钱花得很开心。

周日下午的比赛是今年我踢得第二好的一场球(最好的比赛是上学期班级赛小组赛逆转对手那场),同样是决赛,同样两度破门,去年我赢了比赛,但这一次个人的成就却未能换来最终的冠军...不说也罢。

More...

巴伦西亚——水的恩泽(安达卢西亚区3)

地中海畔的巴伦西亚(Valencia)城是同名自治区的首府,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城市可以称得上不同文化的熔炉;但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巴伦西亚和巴伦西亚地区并没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

作为面向地中海的重要港口,罗马人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接着又被并入西哥特王国;然后就是随着穆斯林到来的安达卢斯时代;继而成为天主教阿拉贡王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本地的语言巴伦西亚语事实上是加泰罗尼亚语的分支,语言上的亲近使得这一地区和加泰罗尼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认为巴伦西亚大区应该被视作安达卢斯的一部分,因为在摩尔人统治时期,巴伦西亚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准确地说,是农业的发展成就了巴伦西亚作为西地中海地区重要城市的地位。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