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

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托钵僧,以最简洁的方式生存在南亚次大陆残留的森林和沙漠中。不是在闹市纠缠着路人化缘的僧尼,而是在古文明的断壁残垣和野性未脱的森林村庄间游历、在沉静的尘世边缘细细体认时间的意义的行游者。

太阳升起又落下,日复一日,世界趋于灭亡,森林死去,王座倾塌、风化成砂;佛陀踏过用解散的长发铺地的泥泞,在莲花和长明灯的供奉下成为古远的往事;平庸的现世在浮躁中翻腾,人们化为时间的枯叶,旋即灰飞烟灭;遗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寂寥和颤动,远远地去了尘世的尽头,或者成为了岁月的孑遗,无人的布景,空旷,色泽渐次黯淡,鹰来了,终于,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或者,完全被时间消融。

More...

愿你的国降临

很多时候我在想,信仰究竟对我们的人生有着何种意义?且不论是什么信仰,至少有信仰的人们过着笃定的生活,相信心中的愿景会在某个时刻成为现实,或者是自己成为那愿景的一部分,总之,“你的国终将降临”...隐约感觉到,真正具有意义的其实是信仰这个行为,而不是信仰里的图景,因为愿景不可能一一成为现实(应该说极少能成为现实),而坚信却是一种罕有的姿态。这正是有信仰的人与众不同之处,无论现实境遇如何,都坚信会有变革产生,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世界都焕然一新,满是希望和美好。

这是一种怎样的信念!很少听说在建立起信仰之后又将信仰抛弃的事例,相反,因为坚持信仰而坦然赴死的故事倒是屡见不鲜。有信仰的人生必定具有可贵的“延续性”,我所缺乏且苦苦追寻的东西。

More...

final destination

老克说,归属感是人类的天性。我深以为然,几乎每个人都在追寻自己的,归宿。只是,“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无间道”),许多人走着走着,就不知道今夕何夕、身在何方了,于是茫然四顾、心生怅然;另一些人,始终在寻找他们的,尘世间的天国,那里,是final destination...

为什么我们会渴望或希望获得归属感?“在我们内心,我们希望将自己和过去、传统、某个神秘而浪漫的影像、某个特别珍视的标志等统一起来。在这个自我确认的过程中,还存在着安全感、安定感、归属感和拥有感,这样做让人们感到非常舒服。人们通过各种虚幻的方式获取舒适和安全。”说实话,我并不完全理解这段话,也对克里希那穆提的观点不能完全赞同,或许,我是不敢承认自己所追寻的归宿、我的尘世间的天国,只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虚幻。在旅途的终点,究竟会有什么在等我,真的就可以不孤独了吗?

More...

世界的尽头

最近重新开始看村上春树的书,现在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时间,配合最近的心境,这是一本最合适的书。

世界尽头是一个封闭的城镇,一个被完美无缺的围墙包围着的镇子,一旦进入就再也不能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井井有条,虽然难免有萧索、衰颓的气象,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平静的世界,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定位和工作,空余的时间也绰绰有余,物资虽不丰裕但也绝无短缺,“如果你要寻求安宁的话,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就是如此一个几近完美的归宿。然而,这里的人们都没有心,心随着自己影子的死去而死去了,而影子在进入镇子的那一天就被剥离,孤独地死去;因此,在这世界的尽头,相互间的交往是不带感情的,在这个世界,不再有爱情,但只要你愿意依然可以有伴侣,但是,没有情感存在。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