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笃定而细腻

在南宁一周多的时间,许多时候可谓是“心乱如麻”。各种各样的思绪从四面八方泛起,相互冲撞、形成一幅幅狂乱的画面,让我应接不暇;而自己又很不擅长“多线程”的事务处理方式,于是,内心焦虑而郁结,一如那几日阴霾的天空,没有阳光,也没有星和月。

面对如此繁杂芜乱的局面,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焦躁,开始钻牛角尖、和自己斗气;慢慢地,平静下来之后,告诉自己要理出一个头绪来,然后才意识到,如果自己能够一一处理好这复杂的事态,那就意味着真正的成长和能力得到提升了。我知道自己正处于能力的一个瓶颈处,应当一鼓作气突破过去。

More...

悟以往之不谏

果然,还是需要给生活找到一些意义才行啊...固然,尽情酣睡、任由时间从手指的缝隙中平白流逝、无所事事的日子是很惬意的,但现阶段却太过于奢侈,哪怕依然是在暑假之中。于是,在肆意“挥霍”了一周的光阴后,在新的一周的开始,为自己确定下了一些有意义的工作,同时更清晰地看到了今后自己进入职场之后的道路;至少在目前,暂且让杨威利退后,我需要的是“黄金狮子”莱因哈特对于卓越的追求和对成功的渴望。

本来自己对星座那套东西也并不热衷,哪怕我确实有着狮子座极其典型的性格;但一个朋友却说像我这样的、有着秘密花园情结、希望在花园中遍种彼岸花的狮子座是很另类的;但事实上,我更像杨威利,不过不如他那样极端罢了。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很在乎自己的星座,都会或多或少觉得自己的性格与所属星座有相似之处,我揣摩这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理上的潜移默化作用,或者是一种心理暗示;我倒觉得,每个人或许都是双子座吧,因为相互矛盾着的性格因素。

More...

千帆过尽

生活在海边,却极少感觉到海的气息,连从海上吹来的风也闻不到那种气息;而此间的海,仅仅可以登高瞭望,却难以接近,近海处,是铁丝网拉起的隔离带,而且,这里的海令人觉得沮丧。

本来,我心中所希求的海港是这样的——在山与海的交会处,有一座用石砌的城墙的白色城市,在高高的城墙下面是停泊着海船的深水港;清晨的阳光洒在蓝色海面和白色的城墙上面,海鸟飞翔在海天之间,与海鸟的啼鸣一同传入耳际的是海浪拍击礁石和防波堤的声音,如此明媚又如此宁静~(这是游戏“英雄传说5——海之槛歌”给我的印象,那般美好不同于ICO里泛出金色光芒的忧伤,也不同于“Sailing”里的心碎...)

 

More...

在别处,隐身的心绪

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间就想起了雅罗米尔,《生活在别处》的主人公,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作品。

高中的时候因为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进而连续看了昆德拉许多作品,虽然《轻》的名声如此响亮,我却觉得《在别处》更有感觉,因为我觉得自己与雅罗米尔像得可怕。我曾经在一封信里表达过这种感觉,甚至多买了一本来送给收信人,那是一个“抒情年代”。雅罗米尔在捷克语里的意思是“被春天眷顾的人”,他是一个诗人,一个柔弱、敏感、有才华、害羞的梦想家,充满着热情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然而自己却在现实面前碰成碎片,终于在高烧引发的灼热里燃尽短暂的一生。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