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事物的确切意义

自画像”是很久没有勾勒了,但自省却不曾间断,因为一直对自己有不满意之处、总是希望变得更好,这样的改进和提升的尝试,大概不会有终点。

意识到不足之后要找到改进的方法于我并非难事,问题依旧在于“延续性”。我喜欢有时间感的词,比如“时代”、“岁月”、“阶段”、“往事”等,或许自己的人生因此被分割成一个一个的片段,每当回望之际,当下的心绪已经与过去隔着难以重温的距离,往事渐渐被尘封,而自己在缺乏延续性的状态里日渐变得淡漠和苍白

More...

Responsibility Or Possibility

这段时间一直在揣摩“责任”(responsibility)和“可能性”(possibility)这两个词,尤其在即将步入新的阶段之际。在我看来,这两个词可以代表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看自己怎样去选择了。

说实话,我从内心来讲对于责任这东西是存在抵触情绪的,因为在很多情况下自己是被动地要去承担起责任,这会让我产生不适感。哪怕我明白,要成为自己所希望的那种“绅士”,必须要有承担责任的觉悟;但很久之前我就和朋友们这样说过:不喜欢的事即使做到持之以恒也是无益的...这种矛盾的心态一直困扰着我,因此长期以来我都处于一种扭曲的状态:责任这东西,是自己主动揽过来的还好,真的属于强加给自己的恐怕就不好办了,满脸严肃、闷闷不乐去拼命努力毕竟不是一种正常的状态啊。还有,人贵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去勉力接受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责任,否则一定会演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More...

由口号所想到的

依然发现自己做不到最简单的谦逊和低调,好不容易明确了自己努力为之奋斗的目标、并有了相当澎湃的动力,却在还没有实现最起码的目标的时候就向周围展示了我的自豪;虽然自己真的在前所未有的努力,但毕竟还是刚刚开始而已,而大家却已习惯了我的骄傲,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洋洋自得啊...

在今天上课之前,我告诉了每一个要告诉的人:“我要认真念书,不要影响我!”,第一节课的时候还是比较认真的,但因为电脑的问题我下课就换到了教室最前面的座位去了,结果,突然间产生的疲倦让我毫无负疚感地睡了两节课。Iris说我很可笑,只知道高喊口号却做不到。我很羞愧,但还是找了些借口来搪塞,比如身体状态不好(这两天胃都不舒服),比如太早起床去读英语了...她说态度决定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