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一個悲觀的宿命論者的祈願

今天,我30歲了。而立之年,大體完成了“成家立業”的人生階段性要求(或者說是既定的軌跡),迎來了從青年向中年出發的新旅程。按理說,生活壓力不大、工作大致游刃有餘、家庭關係和諧,這是很好的狀況,有理由為未來感到樂觀。但我已是一個悲觀的宿命論者了,認為我們將面臨長期的波亂的人生,現代社會發展至此也無法規避的動亂,很難逃掉。

所以,在30歲的第一天,我衷心祈願世界和平、國家繁榮昌盛、人民安居樂業。然後,過好和平寧靜的每一天。

More...

伸出手却无从感触和把握的向往...

几年前在学院的图书馆毫无预兆地遇到了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的著作,关于城市的历史和作为个体置身其间的人的关系,鼓励了自己“用脚步去感知城市的脉搏,静静聆听城市的歌声”。然而,因为人们几乎不再行走和聆听了,城市的歌声已是愈发飘渺,与其它许多我们昔年所熟悉的事物一起,别后便永远再不复归了。而异乡人,在这座本应有的澄澈天光被迷蒙一般的尘霾取代的摩登都市,生命消磨在表层的喜怒哀乐之中,思绪与情绪都浮于浅薄的汪洋大海之上,彷徨且凄惶。

失却了的是什么?其中是否埋藏着真正的向往、植根于昔年的向往?

More...

思想起

罕有的悠长的假期也到了尽头,果然是觉得意犹未尽,因为,直到休假的最后两天才体会到了假期的意义——使身心轻松和愉悦。如果将休假作为平日辛劳的“报复性”补偿的话,我指的是无节制地熬夜、宴饮、娱乐和嗜睡,假期也许比工作日更加疲劳和虚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节后综合症”的起因吧。由于无需遵循平日具有强迫性质的作息时间,纵容自己的情况变得极为常见,一般来讲,假期要比工作日更加懒惰和懈怠,家务做得更少,运动也很少被排入日程。时间被虚度,内心变得空虚,身体更加疲累。

More...

云和海,都是庞大的思念

这时节炎热的晴天折磨着奔波辛劳的人们,然而,却有白色的浓云在湛蓝的天幕中聚集又散开,云烟缥缈。仰头望向那仿佛触手可及的云,细细地观察云山翻滚的壮阔,也跟随细碎的烟云在有风的高天飘扬。这些纯白的羽状物,也是庞大的思念,太阳的光辉无声地落于其表面,躲在暗处的面孔模糊的人在云的阴影下遥看云山

思念着这样的画面:

 

当现实中也邂逅了这样的光时,会想别人也看见,会思念。往昔的时光,静谧的时光,童年。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