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1/3的此生

大約能想像25年前的誕生日那孩子被寄託的父母巨大的期待和喜悅,迎來送往間,25載的時光只在彈指間。這差不多是正常人生的1/3吧,“誰在玉關勞苦?誰在玉樓歌舞?”,父母以25載的勞苦保障了自己25載的逍遙,無數的感激此刻卻無以為報,嘆...

因此在接下來的這1/3的人生里,應負起自己的責任了,最是年富力強的歲月也意味著最有意義的付出。25歲的今天,離成熟之境還遠,然而時光賦予的緊迫感卻是與日俱增,習得做人做事的道理,沉鬱平靜,消融在胸中遊走的戾氣,自己去營造心安理得的狀態。

More...

独孤

我向别人讲述了自己体认到的一种孤独:袒背伏身忍受针灸治疗的绵长痛楚之时,有一种巨大的孤独,占据了几乎全部的身和心。无法更清楚地描绘这孤独的具体感受,言语与之相比本就苍白无力,肌体各处不同的痛感有着细微却精准的差异,更无奈的是因疼痛而清明的心,感触如夹在高峡间的急流般奔腾怒吼,而最终述诸言语仅存“孤独”一词,于是,寄望别人感同身受实属太过离奇的奢望。

还能体认到孤独,我那自私又自傲的、与往昔一脉相承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孤独。成熟且老于世故的人就不再孤独了,取而代之的类似的感触应该是寂寞,或者还加上一些无奈。孤独是属于少年的,渴望被理解但一次次的失意经历终于让自己明白,正因别人不曾体认而未能理解才成其为自我的孤独;寂寞却是可以排遣的,缺失了的心,慢慢就不会在意用来填补缺憾的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渴求,填满了便完整了,这样就好。

More...

前提的焦灼

上周五老赵请吃饭,其间的进程再次印证了之前的自我认知:自己的性格比较讨巧,人生阅历丰富的长辈或许因此高估我的能力,实际上自己的稚嫩即使不是显而易见、也应是心知肚明的。那天我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传统意义上初入社会的新人职业生涯的头三五年是经验的累积期,是否有大的作为并非最重要的,只要能力和经验得到切实地积攒就好;但我觉得时代已经不同了,原本三五年一事无成而产生的焦灼感大大提前,一年、两年,我们能够忍受的破茧前的磨砺能有多久?不能在短时期内有一番作为怎么向自己交代?!这不是大家彼此进行横向对比的问题,而是自己内心的焦灼,不想自己与自己苟且。”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