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時光的瀚海

夜月闌珊曉星稀,斷腸人在風中泣。時光如水化成海,身世潦落幻若迷。

櫻花春雨少年時,墜入離人秋夢裡。夏日播火冬飛雪,蜉蝣南北复東西。

酒紅流瀉丹桂氣,冰藍冷凝幽蘭意。西窗燭影讀書香,化入白羽渺無跡。

西北偏北錦瑟啼,空杯滿盈夜雨淒。滔天瀚海漲枯眼,都是人間愛別離。

——白水《時光的瀚海》

More...

诗话

因为Kikiyo提到了阿多尼斯Adonis),引发了关于诗的思考。今年早些时候买过一本“诗魔”洛夫的自选集《雨想说的》,读得很艰辛却很过瘾;对于现代诗,一方面很对我口味,因为没有那么多格式的要求、意味着自己可以写出类似的东西;另一方面,纷繁的意象漫天飞扬,让我目不暇接,因为把握不住诗作的走向而惴惴不安。诗人的天才挥洒于书页大片空白之间的短短数行文字,得有一个多么深邃宏富的精神宇宙,才支撑得起一首诗的寥寥数语!”所以,我尊崇许多诗人,以及那些能够在文字间营造出动人氛围、展开缤纷意象的作家,比如村上春树(如此便能说明我迷恋他文字的原因了)。

我在尝试“写诗”,或许那些根本算不上诗,但会勉力去尝试,因为这能最大程度挑战自己文字能力的极限。寥寥数语,要充分抒发自己的情绪,需要有十分凝练的表达技巧。我揣摩,能否写出“诗”,取决于自己是否有“深邃宏大的精神宇宙”(缤纷的意象)和遣词用语的技巧,即使是天才,也需要练习才能写就直指人心的诗篇啊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