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自由(续)——挣破习惯的意愿与实力

前文的结尾处,我以并不确定且缺乏信心的口吻说道:“这自由根本不是可以和任何体系撇清关系的,也就是说,夕阳中的自由不可能作为一种常态存在,它从未存在过吧...” 而且,在那篇日志中我并未就“自由”做出明确的定义,只是说不被任何体系所束缚,现在想来,并不成其为定义。

近来都早睡,能立即入眠固然不错,我却有个听上去颇为奇怪的经验:睡着之前的半梦半醒之境能想明白许多清醒时候难以领悟的事情。昨晚入眠前侧转反侧,接着之前的思绪在想关于自由的事。

More...

关于学习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虽说已是新年的第一个月了,但下午明丽的阳光和沐浴在光华中的金色木棉树叶却让我只有一种秋日的错觉,冬天在哪里啊?

冬天在回归线以北,毫无疑问。快要12点的时候收到朋友发来的短信,说长沙下雪了,这让来自纬度更高地方的她也非常兴奋,因为重庆几乎是不下雪的,即使是冷也是干冷,萧瑟而灰暗。但我想念家里冬天的感觉,全副武装、穿得像个重装骑兵一样在寒风中哆嗦,连脸都不暴露在空气中...马上要回家了,超开心。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