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伸出手却无从感触和把握的向往...

几年前在学院的图书馆毫无预兆地遇到了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的著作,关于城市的历史和作为个体置身其间的人的关系,鼓励了自己“用脚步去感知城市的脉搏,静静聆听城市的歌声”。然而,因为人们几乎不再行走和聆听了,城市的歌声已是愈发飘渺,与其它许多我们昔年所熟悉的事物一起,别后便永远再不复归了。而异乡人,在这座本应有的澄澈天光被迷蒙一般的尘霾取代的摩登都市,生命消磨在表层的喜怒哀乐之中,思绪与情绪都浮于浅薄的汪洋大海之上,彷徨且凄惶。

失却了的是什么?其中是否埋藏着真正的向往、植根于昔年的向往?

More...

或许,那不是必需...

当每天的生活被各式各样的事务和思虑填满时,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怎么多愁善感了。这样说倒不是内心在渐渐迟钝,因为想做到许诺过的“笃定而细腻”(却主要是“细腻”、“笃定”还未寻得真切的信念...),依然能相当敏锐地把握住周遭稍纵即逝的微妙情绪,只不过,再精妙再美好的情绪,保持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了,来不及多愁善感便被迫为其他事务腾出思虑的空间和精力。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于是,剩下的只有见缝插针的时间片段和闪烁不定的情绪,所以,或许那真的不是自己的必需,至少现在不是,哎...

More...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

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托钵僧,以最简洁的方式生存在南亚次大陆残留的森林和沙漠中。不是在闹市纠缠着路人化缘的僧尼,而是在古文明的断壁残垣和野性未脱的森林村庄间游历、在沉静的尘世边缘细细体认时间的意义的行游者。

太阳升起又落下,日复一日,世界趋于灭亡,森林死去,王座倾塌、风化成砂;佛陀踏过用解散的长发铺地的泥泞,在莲花和长明灯的供奉下成为古远的往事;平庸的现世在浮躁中翻腾,人们化为时间的枯叶,旋即灰飞烟灭;遗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寂寥和颤动,远远地去了尘世的尽头,或者成为了岁月的孑遗,无人的布景,空旷,色泽渐次黯淡,鹰来了,终于,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或者,完全被时间消融。

More...

Poem of Light

风景,或者说风光,其中一个动人之处在于那风中的光彩;如果没有明媚或是迷离的光,风景还会有那动摇人心的效力吗?

 

More...

time is a factor

越来越清晰地体认到,time is a factor,时间对我来讲真的堪称压倒一切的决定性因素,几乎能够决定一切。开篇的歌词说,“时间或许会改变我的人生,但我的心依旧是你曾见过的那样...”。大概这不是随口许下的诺言而是真实的情景吧,因为我知道,time is a factor...

两年前我在一篇日志里这样写道: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健忘的人,不久前说过的话本应该历历在目的,但却很快被遗忘了。一种心情在一段时间盘踞在心头后又像潮水一样退去,只留下说不清楚的感觉。时过境迁的效力真的如此强大吗?”时间有一种不怀好意的、嘲讽人的倾向,尤其“享受”嘲讽像我这种“在某个时刻、某段时间轻易将全身心诉诸某种强烈情绪”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应该说是,“独自入戏的人”),它满脸讥诮地“享受”着我对那些一度压倒一切的情绪日渐淡漠后自我厌弃的模样,“彼时你不是信誓旦旦、说什么‘虽百死而不旋踵’和‘誓言使颤抖的心坚强’吗?怎么这么快就食言了,真是可悲的家伙。”

More...

隐没的时空

关于时间旅行,你是想回到过去还是前往未来呢?小时候,由于并没有什么过去而言,许多次地希望穿越时空、一下子到达未来,因为想长大;然而,在依然十分年轻的现在,我们这一代人却都在怀旧,因为再也回不去的童年、因为失去了的旧故里而唏嘘不已,正如那首歌里唱的的一样:“从前 现在 过去了再不来/情人 别后 永远再不来(消散的情缘)”。那些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的时光,真的是失去了吗?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于是我们相信,随着时光流逝的“过去”,我们是永远地失去了。往昔,一个多么美的词,每当我们回望的时候,那个时空总会有撩人情思的夕阳投射其上:

 

More...

希望,时间,天堂

夏天到了,又想去旅行,想再去香格里拉。一直很喜欢朱婧唱的“香格里拉”,里面有这样的歌词:

暖风吹 落霞飞
梦中眺望苍山以北
片片流星在下坠
雨芬芳 满天香
谁将酒杯斟满月光
洒落一地蔚蓝幻想 荡漾
我们都听说最美丽天堂
在遥远地方
四季洒满阳光 鸟儿在歌唱
我们都曾幻想一起流浪
到遥远地方
可是天堂在你柔软的心房

流星,月光,远方,流浪,天堂,心上。那,天堂究竟是在遥远的地方还是在柔软的心上?当无法在心上觅得天堂的踪影时,我们满怀希望,前往未知的远方,相信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能到达那个地方,在那里,我们就会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天堂是幸福,是远方的、未来的希望,是时间的彼端

More...

砂粒入海

当意识到时间如同穿过指缝的细砂一样流走时,心里荡漾着忧愁。在怀念长江边的细砂,据说,那些金色的就是砂金,很细的微粒,被水洗得很干净,以及江水冰凉的触感。

多年后想来,那些砂子,未尝不是年少时的记忆。只是,作为记忆的细砂,一定会被水流带往大海的方向,也许直接就被冲入了海流深处,也许在海岸边沉积下来,被打磨光了棱角,晶莹,闪闪发光。

More...

oh, how i wish...(续)

那天在夕阳中,我意识到自己重新回到了那本应有过的童话之中,货真价实、地地道道的童话。因为未曾邂逅而产生的悲哀烟消云散,即使已经长大,却得以重返乐园,只带回了一颗最单纯的心,重新成长。唔,我回来了。

尝试以孩子的姿态立世,眼中满是希望和美好。

 

More...

oh, how i wish...

如果时光可以逆流的话,我希望自己变回曾经那个17、8岁的高中生...好明显,我们都回不去了,我的“青葱”小鸟一去不复返。

那样的年龄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刚刚脱离了幼稚、有了朦胧的愿望和憧憬,但依然非常青涩;那个时候,自己的容颜远比现在纯净,大多数时候在冷漠的表情背后还隐藏着羞涩和忧郁。那样一个绝无仅有却“遗世独立”的少年,已经远去了,连同那段冷色调的岁月。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