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普罗旺斯——星空、麦田和向日葵(下)

一个地方从鲜为人知到“旅游目的地”,一些原生的东西肯定会发生变化,于是有人哀叹:过多的外来事物最后会毁掉那些美好的东西。这样的例子在旅游史上屡见不鲜,原本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在蜂拥而至的旅客带来的冲击下逐渐商业化,植被遭到破坏、水源被污染,更严重的是千百年来悠然自得的生活方式被彻底打破,除去外来的商人,那些原本是农夫、樵夫、渔夫的人们也成了客店老板、小铺主,游人、商家、原住民在喧嚣吵闹的小街里不断重复“宰人者”与“冤大头”的故事,我觉得这实在是乏味得很,而且不管对于谁来讲这都是一种悲哀。

More...

La Provence

每一次听到这支曲子都会有夜的形象浮现:静谧的风、闪耀的星、流转的云...

La Provence在我看来是班得瑞艺术成就的登峰之作,甚至超过了那曲悠扬的“the two sheperds”。明丽开阔的普罗旺斯在曲子里如梦如幻,阳光、麦田、向日葵遁去了踪影,繁星和流云在夜空中追逐;旋律从山的另一边响起,画家进入了梦乡,紫色的花园里星光点点,精灵在月光下流转起舞。

More...

普罗旺斯——星空、麦田和向日葵(中)

我揣摩自从彼得·梅尔那套著名的普罗旺斯系列丛书面世之后,这个有着特殊魅力的地区才为世界所神往;而在梵高那个年代,普罗旺斯要安静很多,在海风吹拂下,麦田黄得耀眼,橄榄绿得发亮,紫色的薰衣草和鸢尾能够让天空也变成紫色,在阳光照耀的高原上,小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向日葵,那种明黄夺人心魄...

More...

普罗旺斯——星空、麦田和向日葵(上)

已经很多年了,依然赞成《罗马的时光游戏》作者的观点(记不得原文了,这里简述大意):在梵高悲苦谢世之后写文赞美他的人良心应受到谴责,忘记了他活着的时候世人是怎样对待他的吗?即使现在的人疯狂追捧他的才华、他的作品屡屡拍出天价、那么多人自诩是他的追随者,在天堂的文森特会怎么看?

所以,我不会复述他苦难的历程,我能做的仅仅是以普罗旺斯为背景远远向大师致敬:我喜欢你画的星空。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