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夕岚一梦(三)

忽然,座下良驹长嘶一声,停步不前。曹植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杜蘅香草的原野中,洛水在这片长满香草的台地的视野之内,落日的余辉染红河中粼粼的柔波。他翻身下马,信步踟蹰,草的香气在萦绕,如此静谧的风景,为何心中会涌起一种怅然,有什么东西遗失在哪里了吗?

风从洛河上吹来,依然有些寒意,带着雾的湿气和水的气息。远处似乎有丝竹的声音,等等,这段旋律似曾相识:那个无眠的月夜,凉意如水一般浸入肌肤和心田,一支悠扬的笛曲在某处响起,所有人都已入眠,只有闻笛起身的少年醒着,登上西楼,远处一幢大宅的高墙下,有人在银色月华中轻轻吹奏,还有那张洒满月光的脸...那一瞬,他惊之为天人,久久凝望不敢眨眼,只恐辜负、唐突了佳人。可曲毕之时,一片彩云掠过清月,片刻的黑暗之后,佳人已不知所踪。是梦吗...

More...

夕岚一梦(二)

那还是以建安(汉献帝年号)纪年的时代,洛阳城被一把大火烧成了断壁残垣,献帝被曹氏集团迎入许都;一直到魏武消灭了大江以北所有的割据势力、统一北方后,这颗曾经的、华夏大地最耀眼的明珠才重新兴起。不过,在黯然神伤的陈思王眼中,那座自己少年时代与父兄短暂居留过的、风华绝代的缤纷洛阳城,早已不复当年的风采了:巍峨的城墙、护城河边的垂柳和嘉草、入夜后银色的月华,还有那张记忆里的、永远不会老去的容颜...

在天下尚且安宁之日,洛阳往东,在邙山、伊阙山、洛水与大河之间是贵族子弟纵马骑射或驾车嬉游的场所。彼时此地芳草凄凄,林深谷幽,相传在群山之中有个隐秘的诸神的游苑。那些在上古时代移山开路、教化先民、驱除恶灵的神祗如今已远离了人们的世界,但仍有一些留恋这片土地的神没有离去,他们住在这片少有人驻留的山水间,成为了山或水的保护神。有许多故事代代相传,但大多数人不是为了生计疲于奔命,就是狂热追逐名望与权力,或者醉生梦死、寻欢作乐,只有极少的少年,不为生存忧虑、心思细腻的少年,在心中思量着那些古远的故事,渴求神迹的再现。

More...

夕岚一梦(一)

千年前的河洛之地已是诸多胡汉王朝统治的核心区域,洛阳、邺城、许昌、陈留等名城很早便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毕竟在中华民族少壮之时,这片山河之间的土地乃是被英雄豪杰的荣耀光芒笼罩的王土。不过,辉煌只在坚城之内,而在远离王都的山林水泽间,却是神灵出没的乐园,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天空之上有风神与雨神,碧波之下有神女在细妆。这里是东方的阿卡迪亚arkadia),纳西索斯(Narcissus)与阿芙洛狄忒(Aphrodite)漫游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日暮时分,薄霭绕青岚,雾失前路,缥缈不知身在何方,今夕又是何年。

失意,已成为陈思王曹植后半生的主旋律,一首《七步诗》尽道命数的险恶。缤纷洛阳城,在魏武故去之后就不再是自己可以立足的地方了,兄长猜忌,流言纷飞,于是前路惟其去国一途。父亲打下的江山、家族的荣耀,如今都与自己无关了,比起自投汨罗的屈原,至少兄长曹丕堪称明君,只是兄弟间早已失去了坦诚相见的可能,当年父子三人登铜雀台远眺、挥斥方遒的岁月果真是一去不复返了啊...

More...

轻云蔽月,流风回雪

本文仅做摘录,为后续的唏嘘作引。《洛神赋》,曹子建(曹植)。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

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