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书名在我看来是两个隐喻:“国境以南”是年少时不曾实现的梦想,“太阳以西”则是死亡和归宿。在多年遗憾后重逢的两人,终于到达了儿时从纳金高Nat King Cole唱片里听到的国境以南,那里是洋溢着异国风情的远方,相爱的人儿流浪的地方;但无法从各自现实生活中挣脱出来的两人,在“结构性”的意义上是无法称心如意地相爱的,她口里的“太阳以西”源自一种叫做“西伯利亚癔病”的病症,孤独难耐的人会突然向着太阳坠落的方向癫狂地追逐,直至力竭死去。她(岛本),追寻的是死亡和归宿。

读罢,一如往常,唏嘘不已。然而,却更加坚定了决心:不会放弃那闪耀着梦幻光芒的国境以南,因为那里是我们永恒的秘密花园;如果要到达那里需要取道太阳以西的话,我也会“虽百死而不旋踵”。

More...

Back To Isolation

在结束连续数日令人抓狂的炎热之后,降温了,而且是来势汹汹的降温,堪比寒潮。昨天有早课,而且由于要在课上进行小组作业的展示、非去不可,但是,根本没睡醒,而且还冷得要命!一直到太阳露脸之前,我都沮丧得不得了,整个胸腔被一股鬼火灼烧着,浑身难受;后来,出太阳了,睡意也消散了,下午还在寒风中踢了场好球,似乎清晨那沮丧不曾出现过。

然而,当自己今天下午在自习室习惯的那个位置坐下时,听着窗外某处水滴滴落到塑料雨棚发出的“巨大”噪音,我发现自己抑郁了。该死的天气,简直是恶寒!在猎猎的北风中,心情很坏,就像已经远去多年的那些冬日时光——我一个人面无表情、心情阴郁地走在寒风中,谁也不理,甚至都不怎么说话。我将这种因为寒冷天气产生的糟糕心情称之为“winter blue”,冬日蓝调。不过这一次,我很清晰地意识到,我抑郁了。

More...

世界的尽头

最近重新开始看村上春树的书,现在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时间,配合最近的心境,这是一本最合适的书。

世界尽头是一个封闭的城镇,一个被完美无缺的围墙包围着的镇子,一旦进入就再也不能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井井有条,虽然难免有萧索、衰颓的气象,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平静的世界,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定位和工作,空余的时间也绰绰有余,物资虽不丰裕但也绝无短缺,“如果你要寻求安宁的话,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就是如此一个几近完美的归宿。然而,这里的人们都没有心,心随着自己影子的死去而死去了,而影子在进入镇子的那一天就被剥离,孤独地死去;因此,在这世界的尽头,相互间的交往是不带感情的,在这个世界,不再有爱情,但只要你愿意依然可以有伴侣,但是,没有情感存在。

More...

且听风吟

到期末了,一学期在学习上的“不作为”导致了期末阶段的手忙脚乱,忙得甚至没有时间进行系统的复习,我都在怀疑剩下的时间是否够我复习完一遍。无论如何,能够过关即是谢天谢地,毕竟自己的精力未曾花在学习之上...

在忙乱中自然而然地变得麻木了,本来在不经意间突然产生的相对细腻的感受死活也回忆不起来;终于,在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的主体部分后,“I recalled a melody...”,是的,重新拾起了一种感受:“村上式的”无奈。

More...

我们那个时代的故事

中午看到村上春树的一个短篇故事——《我们那个时代的民间爱情传说》,看过颇有些唏嘘。

同许多他的其他作品一样,依然是人到中年之后的回忆,就像《挪威的森林》或者《去中国的小船》那样。不过这个爱情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叙述者本人,而是像《挪》里的木月与永泽的结合体——既沉浸在与青梅竹马的恋人相依为命的小天地里,又在各个方面堪称那个时代世人眼中的完美典范。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