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鸽群和鹰

可是,画面里没有凌空飞过的鸽群。大约确为梦境吧,那般柔和静谧的场景过于纯粹,而且确实没有鸽群的记忆,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这里的天空有许多的鸽子,许许多多。

 

More...

world's end girlfriend

“阴沉沉/黑漆漆,乱糟糟,冷冰冰”——大多数时候的现实其实是这般模样。以理智揣度,现实本应是条理分明、各就其位、平稳向前才对,但不是这样,混乱、琐碎、喧嚣在其间川流不息,使得整个现实呈现为一种“无序、无奈的回环反复”的形态,真让人不爽啊。

若非现实错了,便是自己过分childish了,真麻烦。然而却无从逃遁,一味回避也不过是“从一个远方向另一个远方去,从虚无步向虚无”,终究不得安宁。总是需要有些改进的,真麻烦啊。

More...

秋叶原

本来,生活在一个广阔的国度,对于季节的变化应该相对迟钝才是,只是,已然迟钝了十数年,怎能再令良辰美景悄然逝去?

春天的风光,秋天的落叶,交错的时空,梦境的现实,现实的梦境,我们行走在真正的“秋叶原”上,飘落还未枯萎的黄叶铺地,道路通往明媚的地方,一千条开满鲜花、空气中洋溢着芬芳的小径,都指向同一个乐园,在海边,在睡梦中,在甜蜜的笑容中。

More...

在梦里,在另一个世界

起床的闹铃快要响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近来十分罕有的分明的梦。因为天气转回炎热,也为了能睡得更深沉一些,昨晚睡觉时我关上窗户、拉合窗帘、打开空调,头枕在质地有些硬的枕头上,裹紧薄被,在现有最佳的条件下坠入无边的梦境。

我的梦大多时候都是荒诞的,而且模糊,挣扎着醒来后只是觉得疲惫,甚至很难抓住哪怕一块梦境的残片。偶尔,也会幸运地邂逅一些美梦,醒来时同样模糊,只是觉得满足而幸福,但产生满足和幸福的梦境却像白露一般消逝,杳无踪迹。这一次不同,也许是已经要醒来了,那个梦最后的场景、氛围、气息都无比分明。我所诧异的是,明明自己前一刻还在那个世界,此刻却独自在拉合了窗帘、光线暗淡的周三早晨侧卧在这个世界,被流放到了这边啊...

More...

Children

我承认这观点多少算是一个偏见,不应一概而论的。在电音领域,也有出类拔萃、直指人心的完美旋律存在,而那旋律同样饱含了音乐人对世界的爱、对苍生的悲悯、对美好的向往,我指的是Robert Miles的“Children”(孩子)。

的确是最好的旋律,无可挑剔,但需要变换一下表述的方式——还是需要用钢琴来演绎啊。这首曲子是作曲家写给在战火中受难的孩子的,前南地区。晶莹剔透的琴音,像滴落幽池的晶石,激起连绵不绝的涟漪,让人静默、哀伤,那种心悸久久不能平息。每个孩子都是纯真的天使,但无瑕的天使却纷纷坠落凡尘,洁白的羽翼折断,纵使世间有再多苦难,有天使的地方都没有污秽,只是,那些完美之物变成了晶莹的碎片,然后像朝露一样消逝...

不过,对我来讲,这些音符想要表达的其实是一个久久不愿醒的梦境:那个星光璀璨的夜,静寂无声的夜,在花园中,在海边,在月华中,两个孩子,手牵手,永不变。

More...

梦中的逆戟鲸

逆戟鲸就是下面图片中的这个模样,不像其他大鲸那样大多是灰色的皮肤,而是黑白相间,外型相当漂亮~然而,“逆戟鲸”只是个别名而已,这外表乖巧的海兽的学名叫做虎鲸(Orcinus orca)... 

More...

今夕何夕

大概是早上的时候吧,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往昔的许多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和事。而且这个梦似乎是与前一天的梦首尾相连的,邻近的地点,以及昔年的碎片。

重做“失落的往日梦”其实是件很无奈的事。潜意识里一直都无法忘记那些过去的岁月,不过我已不再是那个沉溺于回忆中无法自拔的人了,在自己所存在的这个时空里我的目光大多数时候都投向了前方;但偶尔也难免要回望,轻叹口气,连唏嘘一番都免了,自从各自远航之后,剩下的大多只是真心的祝福而已...

More...

Long Lost Dream

每到期末的时候,无一例外,我会变成一个“睡仙”。不用上课的上午是我任性的酣睡时间,无视越过后山的耀眼晨光以及闷热的空气,也无视一分一秒逼近正午的时间,我只是间或翻一下身,执着地酣睡;利用早上的大好时光复习什么的,并不是我要考虑的,我只是想酣睡而已。

不知是在夜里还是日出之后,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许久不曾做过的梦,一个久久不愿醒的梦...

More...

旅人的梦

春天的上午真的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时候,空气中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冷冽(不过这两天又会有小范围的降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和煦的柔和;天空中有淡淡的、薄薄的云,因此这个季节略显微弱的阳光仅仅是透过云层给大地“蒙”上一派温暖的感觉;车窗外的风景也比之前有生机了许多,青草、梨花、火焰般“绽放”的枇杷的叶子,还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油菜田。

依然不习惯早起,因此在旅途的开始头脑有些沉闷,戴着耳机、微闭着眼睛打量着窗外的景象。无所事事的状态下我似乎进入到一个梦境之中,那是旅人的梦。在我的理解中,“梦”乃是往昔岁月留下的记忆(不管那是我曾经历过的现实抑或是我的梦境...)在“now”这个时间点落下的吉光片羽。而在入梦的那一瞬间,我知道那幅画面似曾相识:视线随着行车的继续拐过一道山梁,当最后一面山坡消失在视野里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被明黄色的菜花“照亮”的盆地,在目力所能触及的范围内,没有一块裸露的泥土,一块块并不整齐、却实在错落有致的油菜地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这天地间最夺目的色泽;眼前最近的那片明黄的花田向我展示了一种生命力的宣泄,原来油菜的茎是如此的“窈窕”,而那些盛开的花朵真的是非常骄傲地仰望着天空,那是一种怎样的让人惊叹的态度!

More...

无能的梦

昨晚太疲乏,十点半就睡觉了,很快进入梦中。但睡眠质量难称上佳,因为一直在做梦,各种各样的梦走马灯一般在脑中闪现,而最终定格在醒来时的印象中的是一个...无能的梦。

大概又是一个关于世界末日的荒谬的梦,这次不是那种突如其来的风云变色、人们仓皇避祸的无名恐惧,而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一个坏人一不小心用核弹搞了一次破坏,我所熟悉的那个世界基本没了,而接下来将是我这类幸存者的末日,无能的梦在这里进入情节。

More...

日历

<< 2018-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