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落花流水去...

RO(仙境传说),在陪伴我们一路走过水红色的少年、跨入苦闷日增的青年后,也已韶华逝去终至执手话别之时了。且以绚烂至极的“樱之花嫁”场景做临别之际的相顾无言:别了,我曾于安宁寂寥的少年时憧憬向往的彩虹大陆,那个手持十字弓独自行走、柔软银发在风中飘扬的游侠,从此只在记忆里想起。

 

More...

向伟大再出发

如果找回了人生中真正的伟大梦想,毫无疑问自己的人生也会随之变得“伟大”(或许只是个人意义上的伟大),不会再挣扎于泥尘之中了。也许,这真正的伟大梦想就在心底,只是还没来得及拂去遮住它光芒的尘埃。仔细倾听内心的声音,读出最真切的渴望,然后,去实现它。对于自己真正希望实现的梦想,一旦倾注了激情和希望,会发现自己会因此而微微颤抖。坚守的秘密在于实现的希望,而不是紧咬牙关的苦守。

悄悄地,通往伟大的契机即将降临,准备好,向伟大再出发。

More...

沉思与梦想的迷宫

等意识到的时候,这个博客的两周年纪念日(08.07.26-10.07.26)已经过了,两年,恍若隔世的感觉。

博客的名字叫做“梦想之心”,副标题我用了这个——用心灵的标尺丈量与梦想的距离”;其实这两者都是在进行网站设置的时候在仓促间想到并确定下来的,并不觉得会是最好的名字和描述(事实上应该也不会是),但却一直沿用下来,逐渐成为这个站点灵魂和气质的重要组成(呵,有些夸张的说法...)。然而,昨晚我却换掉了副标题,当然也不是说新的就是更好的,只不过更符合两年后的心境罢了:沉思与梦想的迷宫——Estel的心灵秘境。

More...

永恒之梦

一直在想,那具有传奇色彩的“永恒之梦”真的存在吗?那是在年少时产生的一个完美的梦想,有那样一个人,是作为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偶像存在着,散发着梦幻般的光芒,让小小的心不断挣扎于欣喜与哀伤之中,怀着这样的波澜起伏走过无数沉吟不已的岁月。在这段鲜为人知的、明媚却忧伤的岁月里,自己是心甘情愿、然而骄傲地站在满是尘埃的谷底,守望着一个最美的梦想。这便是永恒之梦。

能相信吗,有一天,自己真的置身于这个永恒的美梦之中,这是何等的幸运?已经承受不起再度错失的痛苦了,所以,绝对不会松手,尽可能,守护这无与伦比的梦境。

More...

史诗时代 & 海鸥乔纳森

之前以为,独自一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上学已经开启了自己的史诗时代。其实不是,在进入社会之前,不曾遭遇过真正的、实质性的窘境,至少在经济上无需担忧;一直以来,我甚至被认为是个“纨绔子弟”,还有,即使我不接受“小资”这个别人强加于我的标签,事实上我就是过着那样的悠闲的生活。当真正搬入一套租金昂贵的单身公寓、紧接着在第二天开始正式工作之际,我才意识到,史诗里必然要遭遇的历练已经是接踵而至了,随意、率性、轻松的生活到此中止,我置身由现实性构成的窘迫之中,坠落“凡尘”。

这是属于我的史诗,我是史诗里那个少年,所以,我必须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理应无所畏惧。不再是曾经那个生活优渥的孩子,我带着梦想选择了远方,心中满溢着思念和幸福,因为知道在旅途的起点和终点,都有人在那个鲜为人知的秘密花园在等着我,等我归来。

我相信,梦想将照进现实。即使目前的生活并非原先想象的那般模样,但无论如何,这是一段新的、可以通过努力、在理想的指引下不断变得美好的生活。“必须获得世俗的成功”,少年,向着朝阳奔跑吧

More...

Stargazer

大概,真的在宇宙某处的一颗行星上,有一片极其干净、清风吹拂、流光溢彩、“太阳”隐匿、繁星如焰、寂静无声的草原吧...如果一直凝望天宇,在某日的梦境中应该可以去到那里的吧...大概,是可以的吧...

 

More...

Eva的向日葵

因缘际会之下,这几天音乐方面的主打是Nightwish(夜愿),很明显地,我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一意孤行、一塌糊涂地迷上了这支哥特金属乐队,无法自拔...

以前主唱Tarja出走为分水岭,Nightwish的音乐风格虽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因为主唱截然不同的唱风,夜愿不可逆转地跨入了一个新时代。在Tarja的时代,她那极具古典魅力的美声唱法让夜愿在主唱这个环节上散发出灿烂无比的光芒,尤其是那首“Sleeping Sun”几乎令世界为之倾倒;但Tarja单飞、转入歌剧领域去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之后,夜愿迎来了新主唱——Anette Olzon,最新的唱片《Dark Passion Play》依然是整个哥特音乐领域当仁不让的白金佳作。许多乐迷都为Tarja的出走感到惋惜,部分比较悲观的乐迷甚至认为夜愿就此将一蹶不振,Anette更加通俗、甜美的嗓音也被这些乐迷视为对夜愿一贯风格的背弃。但在新专辑中,夜愿秉承了芬兰乐队卓越的旋律和韵味,在曾经那个光芒四射的声音离去之后,音乐本身的力量结合着Anette深情、梦幻般的演绎,让夜愿依然是最动人的乐队。

More...

揉碎了的云

云做成的轻纱,却不是云烟飘渺那种属于雨的静谧感,在四月最后一天的傍晚,这样的天空和云烟,有的只是一种独自入梦的辽远和空阔,独自入梦。

More...

锁不住的旋律

“锁不住的旋律” (Unchained Melody)是“大眼睛灵歌”时代著名的正直兄弟(Righteous Brothers)的名曲,我觉得是一支很难得的歌,但并非是一支博得大众喜欢的歌。写到这首歌的原因很简单,我在寻找一个合适的题目来概括今天的内容,“锁不住的旋律”再合适不过了。或许已经有人猜到了,我想写“天空之城”。

本来,我没有这个打算的,因为那段旋律早已刻到了我的心底里了,就算哪天我失忆了依然可以毫无阻碍地记起这段旋律,而且,它几乎可以称为我的一个时代的主旋律。我没有夸大其辞,要知道一直以来我甚至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听到这段无与伦比的旋律,我想锁住它...

More...

白鲸之白

每晚睡觉之前习惯在床上看一会儿书的,东山魁夷的《美的情愫》已经拜读完毕,接下来进入华盛顿·欧文的《阿尔罕布拉》以及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的奇书《白鲸》。

本来这本书是很多年前就买下了的,而且我也确定这是本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书,再者我自己是偏好美国文学的(霍桑、巴勒斯、海明威、沃克,以及李奥帕德...),但每每浅尝辄止。倒不是因为自己兴趣索然,相反,梅尔维尔的叙事功底相当了得,仅仅是开始几章就完全让我陷入一种心境之中,怎样也挥之不去。那是一种油然升起的淡淡的忧愁,待到自己努力想要去把握它时,握住的却只是惆怅...于是,阅读本身反倒变得不甚重要了,因而没有坚持读下去。

如果说现在重读那些章节产生的情绪可以归为记忆的重现,那如何解释我在第一次读到主人公以实马利(Ishmael)因为在岸上走投无路、前往捕鲸船谋生的章节时“心有戚戚然”呢?而且,这次随着情节的展开,这种我一直无法把握的忧伤屡屡浮现,于是,我揣摩,这本书必定与我所追求的东西之间存在某种默契,是时候该做一些思考了。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