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

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托钵僧,以最简洁的方式生存在南亚次大陆残留的森林和沙漠中。不是在闹市纠缠着路人化缘的僧尼,而是在古文明的断壁残垣和野性未脱的森林村庄间游历、在沉静的尘世边缘细细体认时间的意义的行游者。

太阳升起又落下,日复一日,世界趋于灭亡,森林死去,王座倾塌、风化成砂;佛陀踏过用解散的长发铺地的泥泞,在莲花和长明灯的供奉下成为古远的往事;平庸的现世在浮躁中翻腾,人们化为时间的枯叶,旋即灰飞烟灭;遗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寂寥和颤动,远远地去了尘世的尽头,或者成为了岁月的孑遗,无人的布景,空旷,色泽渐次黯淡,鹰来了,终于,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或者,完全被时间消融。

More...

虎嗅蔷薇

这景象打动了我的心,因为它赋予了粗豪的猛虎一种“危险的温柔”。虎毕竟是虎,哪怕此时它细嗅蔷薇,也与彼时冷艳的猎杀并不冲突,这温柔却无法消弭人心对其的畏惧。只是,以勇猛著称的猛兽竟然沉静地细嗅蔷薇的香气,这让我觉得很陌生,然而却摇动了我心旌:我心亦有猛虎,何日当细嗅蔷薇?

在猛虎与蔷薇之间,我大概选择了蔷薇,以至于忘记了心中的粗犷,一心追寻精致幽香的花朵。我想,在面对绝美的景象时,我理应学着坚强,尽量不要因为震撼人心的美而心痛不已。失去的美,逝去的时光,好似凋谢的花,作为猛虎,不应被花香醉倒,而应该记住那香气,继续前行。

More...

永恒...

最近迷上了这个季节最动人的蓝空,尤其当轻纱或者恰似大朵的棉花糖一样的白云扮作前景的时候,背后的蓝空愈加动人...

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些打动我的蓝才是这世间永恒之物,在最纯净的高度和空间,远离所有的喧嚣与不快,以极其单纯的沉静任时光流逝,而蓝本身,却是千秋不变的。

我想飞向那片蓝空,then walking in the air,倦了的时候躺在云做的床上,静静地凝视那蓝,然后心甘情愿让自己一点点融化,融入那片纯净之中,万籁俱寂,静候千年...

More...

日历

<< 2018-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