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The Sun In The Estuary

數日前,夢見了河口與海灣:又是一個白夜,向南步往空無一人、四下寧靜得讓人有些不安的河口(estuary),工業區宿舍樓間的小花園裡,有粉色和艷紅的繡球形狀的花,葦草靜靜搖曳,空氣中滿是水的氣息,沿著河的流向往海那邊走,最後卻是沒有水的河口,人也不見了影踪。

除了對海的迷戀,我極鍾情河口(或溪口),緣起大概是Enya的那兩隻曲子“the Sun in the Stream”和“Lothlorien”吧,雖然《魔戒》裡流經蘿林的金色溪流離海還很遠,但書裡依然有AmrothNimrodel發生在河口的悲傷故事,而第一首曲子在我腦海裡的印象早已定格為溪流入海處白色水鳥的鳴叫聲和隱約的弦樂了,不開玩笑,真的好想獨自“佔有”這幅場景,不僅在夢中。

More...

暮春,宁静的海

当日常所在的场所离海更近后,自己也更渴求着在傍晚时候看海,这样渴求了好几周,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云层在日暮时分开始积聚,有些惨淡的夕阳早早消失在云后(碰巧是春分啊...),宁静的海湾在习习晚风中翻起细细的无色海潮,一个人看海,混沌的海天间,庞大的思念无声地落在无面孔的人们的面上,巨大的海鸟悄无声息地飞过。

非常中意这样的氛围,我是有多么着迷海啊...

More...

To the Indian Sea

这曲“To the Indian Sea”正是如此,不可抑制的喜悦;而这份喜悦,正是自己克服焦虑从容下笔的原因和动力。如果没有真切地与这份喜悦产生共鸣,再多话语也不过是虚情假意而已。3分20秒,请记住这个时间,喜悦的光芒从海平线的尽头浮现,远航,罩在玫瑰色的梦幻里了...

More...

云和海,都是庞大的思念

这时节炎热的晴天折磨着奔波辛劳的人们,然而,却有白色的浓云在湛蓝的天幕中聚集又散开,云烟缥缈。仰头望向那仿佛触手可及的云,细细地观察云山翻滚的壮阔,也跟随细碎的烟云在有风的高天飘扬。这些纯白的羽状物,也是庞大的思念,太阳的光辉无声地落于其表面,躲在暗处的面孔模糊的人在云的阴影下遥看云山

思念着这样的画面:

 

当现实中也邂逅了这样的光时,会想别人也看见,会思念。往昔的时光,静谧的时光,童年。

More...

在海上,在水边

到了伶仃洋的彼岸,在青山环绕的城市边缘,我见到了马乐山,的确,仁者乐山。马老先生的工作室在水边,去那里的路上,夹竹桃在路旁绽放,气氛宁静而祥和。

More...

梦见一片海

我发誓我曾经在这样的街道上走过,那个在逆光中影影绰绰的人便是昔年的我:

 

More...

桅杆之月

晚上不到7点的时候月亮已经从东南方的海上升起来了,我在何香凝美术馆高出旁边人行道一些的斜坡上望见了即将完全变圆的明月,那么亮的月亮旁边竟然有一颗光芒丝毫不逊色的星星,而西边的天空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日、月、星、云在天空交相辉映,一时风光无限。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