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死生契闊

以為永遠失去的,其實總是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此生的某處,比如,夢裡的失而復得與無可奈何。年少時總在不經意間致力於“造神”,將少年時最珍視的作為那些神話中的存在,高山深谷中的神女,遙遠海岸的寧靜世外之地,抑或巴山夜雨的漫天哀愁,諸如此類的縹緲的心緒與理想。

終究是在現實中失去了一度擁有的珍寶,永遠地在現實中失去了,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時間是效果很好的膠合劑,再長再深的傷口都能癒合得天衣無縫,但總有深入心底的悲痛,終其一生也無法消去。以為可以釋懷,但冷夜夢迴時依然令人神傷,無論已經走在哪條路上、走到了哪個階段、距離那時那地有多遠,悲痛始終是同質的。然而,這總歸是純粹個人意義上的東西,與任何他人都沒有關係。

More...

胸中之焰

去年亲历日蚀时一直在想那首“Sleeping Sun”,整个过程觉得伤感,因为自身存在的微渺。昨晚在看日剧《恋人啊》最终回的时候也有日蚀的情节,罹患绝症的爱永在天地失色的瞬间终于承担不住自己即将消亡的恐惧和重压,惊惶地请求陪伴她走到生命终点的航平不要忘记她,在这之前,她一直是笑着与命运抗争,在少女时代就有“自己的人生大概只有其他人的一半”的觉悟、于是立志要在短暂的生命中活得比其他人更加闪亮的爱永,在遮天蔽日的日蚀中最终无力回天...

饰演爱永的是“赤名莉香”(铃木保奈美),《东京爱情故事》的4年之后,Rika的笑颜依然令人唏嘘不已。剧终的时候,在爱永和航平曾经到达过的、盛开着火焰一般绚丽红花的琉球海岸,已经离去5年之久的爱永化身为山海交际处的花海,用最纯美的笑颜祝福她的爱人。如果不是因为Rika,我猜自己不会如此伤怀,距今近20载的铃木保奈美,已然成为了女神...心痛之后我在寻思,在海岸边能清晰感受到爱人依然存在的航平,能够满足这样的局面吗?爱永的肉体早已消亡,但他按照约定将她的小手指埋在这“应许之地”而赋予了这美景以特别意义的举动(即使那些繁花真的就是爱永),能够因此治愈爱人逝去的痛悲吗?换作我们,又能有怎样的反应呢?

More...

夕岚一梦(四)

一直以宠儿身份成长着的少年,在群山中这神的乐园、在洞悉自己内心的洛神身边,感到自己的存在太过于微渺,在悠悠的时空里无足轻重;本来在世俗中出类拔萃的才情在永恒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于是,惶惑与日俱增,哪怕神女倾心相许,并许诺共度千年不朽的岁月。

凡夫俗子毕竟走在一个有日会灰飞烟灭的短暂旅途中,人生苦短,生有哀、死亦惧,悲欢离合无法回避。但无论悲或喜、甚至是最终的死亡,却是上天予以人类的馈赠,也是人的命数。所以,仙子,请允许我回到那混沌尘世去,虽参不透生死与永恒的奥义,但我应该活在那里,以凡人的身份度过一生。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