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死生契闊

以為永遠失去的,其實總是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此生的某處,比如,夢裡的失而復得與無可奈何。年少時總在不經意間致力於“造神”,將少年時最珍視的作為那些神話中的存在,高山深谷中的神女,遙遠海岸的寧靜世外之地,抑或巴山夜雨的漫天哀愁,諸如此類的縹緲的心緒與理想。

終究是在現實中失去了一度擁有的珍寶,永遠地在現實中失去了,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時間是效果很好的膠合劑,再長再深的傷口都能癒合得天衣無縫,但總有深入心底的悲痛,終其一生也無法消去。以為可以釋懷,但冷夜夢迴時依然令人神傷,無論已經走在哪條路上、走到了哪個階段、距離那時那地有多遠,悲痛始終是同質的。然而,這總歸是純粹個人意義上的東西,與任何他人都沒有關係。

More...

英雄難較歡愉苦

有詩雲,“英雄難較歡愉苦,從來傷情是紅顏”。江山與美人,千秋不變的命題。

自己絕難稱得上是英雄,對此心知肚明,只因自身禀性怯懦遠遠多於決絕。我雖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英雄,亦有自己的“河山”要去爭奪,這個先放放晚點再說;“我若起舞,麗人皆醉。為求姻緣,天神降世”,得遇良人,今生何幸!

More...

進退失據

我(即將)25歲,從事著IT/網絡行業的DAData Analysis,數據分析)工作,在各項成本高企的異鄉,(迄今)一事無成。這便是從職業角度的自畫像,人生苦短,由是頗為苦悶,尤其與同齡人做環比時。本來,找到方向然後去發奮已經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轉折點了,奈何心中太多旁騖,很難孤注一擲賭上自己的生活、去搏一份此間的立足資本;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向死而生”的決意,因此進退失據也不過是咎由自取罷了。

一句著名藏詩雲: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確,兩難的處境裡哪裡有什麼兩全其美的好事呢?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