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杨柳风

春天看来已经回来了,能从空气中嗅到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味道。每年的这个时候,家那边的油菜开花了,明黄的色泽与机场高速两旁如霞般盛开的樱花是故地春日的前奏;而这里,带来消息的是杨柳风。

这里并没有杨柳,路边栅栏上叫不出名字的橙色的花整个冬天都在怒放,她们骄傲地直面来自北国的冷空气;笔直的木棉开始落叶了,再过不久,火红的火炬便会在枝头熊熊燃烧,那时便是春日这华彩乐章的高潮了;而现在,从南方海上吹来的风,已经将寒气尽数驱散,所谓“吹面不寒杨柳风”,恰如其分。在这样清冽的风中,我觉得很开心,周围的一切变回明净的状态,毫不芜杂,这于我是极其珍贵的。

More...

错位的大学生活

昨天下午在图书馆看了半天书,一直看到暮色降临,冬日阳光很好,不刺眼又晒得人暖洋洋的。还是觉得在这样的天气能够安心地阅读是件既幸福又奢侈的事,奢侈是因为我看的书在别人眼里只是“闲书”——历史学(《文明史纲》)、哲学(《苏菲的世界》)、伦理学、文学(大江健三郎、希腊神话、亨利·米勒...),而不是经济学、管理学、外语等“功能性”学科,但是读这些人文类书籍正是我幸福的原因啊,而且能够有小半年的时间几乎每天下午都可以自由地读书,这无疑是大学予以我最大的馈赠了。

喜欢的书、金色的光、落地窗、窗外显得纯净的风景、安宁的时光、耳机里动人的旋律,当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时,我难免又要思绪万千了。如果,我读的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比如历史学,比如文学(大多是被认为“冷门”的学科),我的大学会怎样度过呢?大概,主要就是进行阅读吧,大量的阅读,而且是以“正当的名义”,一如英语专业学英语、景观设计专业画画、管理学科(我们也是啊)进行小组讨论一样。读书么,不就应该好好进行阅读吗?之前看到一个标题——“剑桥,一个完美的读书之地”,当时就惆怅了...专注地阅读,在兴趣的驱动下做些学术方面的研究,哪怕研究结果并非意义非凡,我也觉得那是真正值得过的生活,这也是我的理想,退休后的理想生活方式。

More...

永恒...

最近迷上了这个季节最动人的蓝空,尤其当轻纱或者恰似大朵的棉花糖一样的白云扮作前景的时候,背后的蓝空愈加动人...

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些打动我的蓝才是这世间永恒之物,在最纯净的高度和空间,远离所有的喧嚣与不快,以极其单纯的沉静任时光流逝,而蓝本身,却是千秋不变的。

我想飞向那片蓝空,then walking in the air,倦了的时候躺在云做的床上,静静地凝视那蓝,然后心甘情愿让自己一点点融化,融入那片纯净之中,万籁俱寂,静候千年...

More...

柔软的蓝

德国早期浪漫主义的代表人物诺瓦利斯(Novalis)写过一段话:“蓝色是精神与孤独、憧憬与乡愁的颜色,表现悲哀与沉静,传达年轻的心的不安与摇动。蓝色又是抑制的颜色,蕴藏在内心深处而不可达到的愿望的颜色。”在诺瓦利斯笔下,那朵著名的“蓝花”正是这位诗人灵魂的写照,纤细而又敏感。(或许那朵花就是“梦想之心”背景里的那个样子的...)

我一直更喜欢紫色的,但不是深紫色,而是好像兑入清水之后形成的浅紫。一直都觉得这个颜色无与伦比,既不艳俗,也不颓废,颇具现实感;但去年的一天,我突然喜欢上了一种蓝色,不是湛蓝,也不是深蓝,而是一种也像兑入清水形成的蓝色,一种像是梦里的云烟的颜色,更是一种柔软的蓝色,是有阳光的早晨丝丝缕缕雾霭拂过天空的颜色。当时还不能在现实中找到一模一样的颜色,直到今天早上,坐在自习室等待上早课的时候,我望见了有着这种蓝色的天空,软软的蓝色和轻飘飘的云雾,看得我心都化掉了...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