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独孤

我向别人讲述了自己体认到的一种孤独:袒背伏身忍受针灸治疗的绵长痛楚之时,有一种巨大的孤独,占据了几乎全部的身和心。无法更清楚地描绘这孤独的具体感受,言语与之相比本就苍白无力,肌体各处不同的痛感有着细微却精准的差异,更无奈的是因疼痛而清明的心,感触如夹在高峡间的急流般奔腾怒吼,而最终述诸言语仅存“孤独”一词,于是,寄望别人感同身受实属太过离奇的奢望。

还能体认到孤独,我那自私又自傲的、与往昔一脉相承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孤独。成熟且老于世故的人就不再孤独了,取而代之的类似的感触应该是寂寞,或者还加上一些无奈。孤独是属于少年的,渴望被理解但一次次的失意经历终于让自己明白,正因别人不曾体认而未能理解才成其为自我的孤独;寂寞却是可以排遣的,缺失了的心,慢慢就不会在意用来填补缺憾的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渴求,填满了便完整了,这样就好。

More...

关于洞察力和同理心

除非在残酷的战场或者在突如其来的灾害面前,一个人真正被压垮很少是因为外部的力量所致,更多的情况下是自己内心的焦灼、摇动甚至绝望的结果。当意识到自己在某些方面存在不足的时候,或者逃避这一现实、任由事态恶化;或者进行自省,虽然这个过程颇为痛苦。所谓的“痛苦”,一方面是自我剖析本身的艰难性,另一方面,随着自我认识的加深,越来越多的缺陷一一暴露,而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却在不经意间提高、达到一个堪称“苛刻”的程度,两相对比,深深的沮丧和挫败感不可避免地产生。

More...

如此苍白

突然间发现,作为一个个体的我,竟然是如此苍白!

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个“斑驳”的人,虽然组成生命的种种颜色不见得缤纷多彩,但也绝不平淡单调;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那些故事里包含有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雪泥鸿爪、吉光片羽;我“曾”天真地以为,如同出自他人口中一般,自己是个“另类”,是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我没想到自己倒是应验了这个形象,不过却是那魅影脸上无法掩饰的苍白。

More...

日历

<< 2020-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