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独孤

我向别人讲述了自己体认到的一种孤独:袒背伏身忍受针灸治疗的绵长痛楚之时,有一种巨大的孤独,占据了几乎全部的身和心。无法更清楚地描绘这孤独的具体感受,言语与之相比本就苍白无力,肌体各处不同的痛感有着细微却精准的差异,更无奈的是因疼痛而清明的心,感触如夹在高峡间的急流般奔腾怒吼,而最终述诸言语仅存“孤独”一词,于是,寄望别人感同身受实属太过离奇的奢望。

还能体认到孤独,我那自私又自傲的、与往昔一脉相承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孤独。成熟且老于世故的人就不再孤独了,取而代之的类似的感触应该是寂寞,或者还加上一些无奈。孤独是属于少年的,渴望被理解但一次次的失意经历终于让自己明白,正因别人不曾体认而未能理解才成其为自我的孤独;寂寞却是可以排遣的,缺失了的心,慢慢就不会在意用来填补缺憾的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渴求,填满了便完整了,这样就好。

More...

迷思

前天晚上回了趟学校,协会传统活动——电商专业新生入学讲座;本来卸任时就打定主意尽可能淡出协会视野,毕竟接力棒已经递出,的确此次自己并未受邀,但还是到了会场,基于其中一位演讲者的意愿。毕业这么久之后再回到深旅,我是觉得有些难为情,原因不解释(也懒得解释),但所有的一切都感觉很好,没有太多的疏离感,不想被人认出,自己重温一下这熟悉的氛围就好了。往后也不愿意回去,除非有事(这是必然的);奇怪的感觉,我与那个场所,像是在赌气。

More...

从世界边缘返回

“你在世界边缘的时候,我在死去的火山口。”(《海边的卡夫卡》)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知道,我一直站在这个世界的边缘,在世界边缘湿冷的高地,望向云烟深处、云遮雾绕的理想世界。远离不喜欢的人和事,摆出一副拒绝的姿态。对于自己中意的,欣喜若狂;对于自己反感的,眼中满是淡漠。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从这个世界逃往别处的,但依然在逃避现实,以“缺席”的方式、不屑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也总是在逃避问题、试图另辟蹊径(或者,就是投机取巧)。虽然已经比原先要少很多极端的行为了,似乎也渐渐融入了大众之中,但终于,那些淡漠和傲慢还是出卖了我。的确,你看出来了,我在世界的边缘。

More...

Responsibility Or Possibility

这段时间一直在揣摩“责任”(responsibility)和“可能性”(possibility)这两个词,尤其在即将步入新的阶段之际。在我看来,这两个词可以代表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看自己怎样去选择了。

说实话,我从内心来讲对于责任这东西是存在抵触情绪的,因为在很多情况下自己是被动地要去承担起责任,这会让我产生不适感。哪怕我明白,要成为自己所希望的那种“绅士”,必须要有承担责任的觉悟;但很久之前我就和朋友们这样说过:不喜欢的事即使做到持之以恒也是无益的...这种矛盾的心态一直困扰着我,因此长期以来我都处于一种扭曲的状态:责任这东西,是自己主动揽过来的还好,真的属于强加给自己的恐怕就不好办了,满脸严肃、闷闷不乐去拼命努力毕竟不是一种正常的状态啊。还有,人贵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去勉力接受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责任,否则一定会演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More...

可耻

下午的比赛结束之后我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整个的过程——晦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计划中的全员出阵最终却刚好凑够首发的7个人而已,一个替补都没有!虽然本场比赛胜负意义并不大,但刚好只来了七个人无论如何让人觉得不快,当比赛开始之后才发现,原来“不快”这个词还是一种客气的说法,万之受伤离场之后大部分时间我们竟然需要少一个人继续比赛,到下半场体力接近透支的时候派上场应急的居然是根本不会踢球的耀耀;在场上的所有人都很拼命,事后想来简直是堪称“悲壮”的举动,这TMD算什么?!好像比赛就是场上7个人的事情。说实话,我觉得,这个队长我做得很可耻;就算自己又进了一个很漂亮的球,但让自己的队员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作赛,我应该引咎卸任才对。

这哪里是“晦气”的问题?看到万之膝盖上被缝了三针的伤口,看到小马哥一身因为在糟糕的场地上扑救的伤痕,看到ZH拼尽全力满场飞奔之后掩饰不住的疲惫,看到小冯不遗余力地从后场拼到前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做队长做到这个份上我觉得自己很可耻。有领导的愿望却做不到队长应做到的事情,这是非常可笑的;而本来可以做好的、也并非不能做到的事情没做好没做到,这又是非常可恨的。输掉比赛还和对方前锋说要和他竞争最佳射手,未尽到队长的责任却一味想着个人的进攻数据,这样本末倒置的行为好像不是第一次做了吧。

More...

keep moving on...

许久之前听到了这样一句话:in dreams begin responsibilities(责任始于梦中)...很喜欢这句话,觉得这似乎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因为我本身就是个“dreamer”;有一段时间拿来做了签名,但换签名之后就没有再想起了,知道今天,当自己不可避免地露出疲态和脆弱的时候,我再次想起了这句话。

对于我来说,这句话应当如此解释:既然怀着那么多的梦想,就势必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否则再美的梦也只是说说而已,或者是自欺欺人罢了。除了自己所追求的事物之外,还有些责任也是必须要承担的,大道理不说也罢,仅仅因为我要做一个“绅士”也必须要这样。这段时间里我在很努力地自律,尽可能兼顾各方面的事务,然后拼命地做好,说实话,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了...

More...

百善孝为先

我揣摩,我真的进入冬眠的状态了...

我也知道,既然放假了,而且是久违的假期,我不应该那么苛求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即使算不上心满意足,恐怕也称得上是惬意吧。本来这座城市并没有太多的兴奋点,我仅仅是享受这份熟悉的感觉和假日的悠闲,并且不要忘记了自己必须要做的那些事情就好;因此,既没有必要为自己的散漫自责,也没有必要为眼里各种不尽如人意之处分神。

More...

关于责任感

这里所说的“责任感”指的是工作方面的,现在的问题是我缺乏做事的热情、动力和责任感。

问题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并不喜欢、因此不愿意努力去做这些很有必要做好的事情。在对待这些喜欢或者讨厌的事情上我依然是一个任性而满不在乎的人,事实上我是知道这些“工作”的重要价值的,然而却感觉对自己没有足够有吸引力的激励,于是自己一直采取了比较消极的处理方式。但我承认,我在内疚,而且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我的确是这样想的,然而却没有找到让自己振作起来、走出低迷状态的办法。我需要好好清理一下思路了。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