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山河故关

这个冬天终于有机会从另一个方向进入,或者应该说是回到川东河谷的故乡:在寒潮后的灿烂阳光中自汉口启程,坐动车向西往重庆而去,在川江三峡两岸的凛冽群山间穿梭而过。然而更重要的是,旅程始终在魂牵梦绕的长江左近,甚至先后两次越过这条“崇大”的江水干流,先是在三峡出口西陵峡下游的宜昌,葛洲坝与三峡大坝再往下的荆江景象,依然让我屏住了呼吸:

More...

看你永远 笑容不变

影影绰绰的轮廓,在夕阳的逆光中,远在天边的幻觉

是塔楼矗立光雾中

这山河相拥处,被万水千山阻隔

已然,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世界的尽头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清明的眼,笑意盈盈的脸,沉静地走在暖冬中

可是,却看不透那重重的雾...

如何才能跨越横亘的时空,向着那个方向疾飞

几千几万个光年,只为

不再随风飘荡,随波逐流

在光怪陆离与尘土飞扬的天地间

总有最静谧的隐秘之境,澄澈

看你永远,笑容不变...

More...

长河落日

入伏之后的川东河谷已经很热了,大致在热浪翻腾的同时,我出门的频率却大幅增加;包裹一切的热度似乎想要熔掉这个城市,在看不见却能用感官体会到的热气里,眼中的街道、楼房、车辆仿佛在“火炎”中晃动,这是正午时分的景象。然而,傍晚的景象却令我喜出望外,长河两岸的落日竟然那么灿然...

这里的夕阳的光芒是柔和的,并非像南国那般直指人心;因此,即使是被灿然的暮光包裹其中也并不觉得哀伤。然而,作为个体的人在直面绝美的景致时总会涌起一种悲伤,记得冰心曾经写过她于傍晚时分爬到了一座山顶,在雄浑的群山和凄艳的晚霞的辉映下心中感到了一种巨大的震动,以至于伏地痛哭...在那些色彩分明的地方看夕阳和晚霞是很寂寞的,虽然那些魔幻般的色泽让人的心尖都在颤抖,但太过于强烈的视觉体验却难免使人失魂落魄,美则美矣,但却像罂粟那样具有毒性。

More...

日历

<< 2021-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