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Winter Blue

现实生活从来都是有着诸多不如意的:白衣服会脏;眼睛使用过度会痛;细心修剪的指甲会长;打理好的发型会乱;泡的咖啡会喝完;支持的球队会输球;便宜电脑的网卡会出问题;玩游戏会一败涂地;原本平和的心态会失衡;想唱的歌音会太高;应酬得体与真实的自己会冲突;朋友们会人间蒸发;等待的消息会音讯全无;不一而足...所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或者是“人生难免有挫折”,为这百般不如意一一去计较的话,这人生就算完蛋,这道理我是明白的。

想要不焦灼、平静地生活,去追寻自己平淡的、小小的、持久的幸福;只是,诸多不如意在每个冬天接踵而至,共同编织出一张“winter blue”的天罗地网,将我包覆,这很糟糕。不过呢,即将迎来一个改变的契机——决定这周去做视力矫正手术,术后半月不能用眼,不碰电脑、也不写论文、看不成书、本来就不想看电视、不去人多的地方,那么,待在光线微弱的室内做运动、听音乐好了。

More...

错位的大学生活

昨天下午在图书馆看了半天书,一直看到暮色降临,冬日阳光很好,不刺眼又晒得人暖洋洋的。还是觉得在这样的天气能够安心地阅读是件既幸福又奢侈的事,奢侈是因为我看的书在别人眼里只是“闲书”——历史学(《文明史纲》)、哲学(《苏菲的世界》)、伦理学、文学(大江健三郎、希腊神话、亨利·米勒...),而不是经济学、管理学、外语等“功能性”学科,但是读这些人文类书籍正是我幸福的原因啊,而且能够有小半年的时间几乎每天下午都可以自由地读书,这无疑是大学予以我最大的馈赠了。

喜欢的书、金色的光、落地窗、窗外显得纯净的风景、安宁的时光、耳机里动人的旋律,当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时,我难免又要思绪万千了。如果,我读的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比如历史学,比如文学(大多是被认为“冷门”的学科),我的大学会怎样度过呢?大概,主要就是进行阅读吧,大量的阅读,而且是以“正当的名义”,一如英语专业学英语、景观设计专业画画、管理学科(我们也是啊)进行小组讨论一样。读书么,不就应该好好进行阅读吗?之前看到一个标题——“剑桥,一个完美的读书之地”,当时就惆怅了...专注地阅读,在兴趣的驱动下做些学术方面的研究,哪怕研究结果并非意义非凡,我也觉得那是真正值得过的生活,这也是我的理想,退休后的理想生活方式。

More...

Back To Isolation

在结束连续数日令人抓狂的炎热之后,降温了,而且是来势汹汹的降温,堪比寒潮。昨天有早课,而且由于要在课上进行小组作业的展示、非去不可,但是,根本没睡醒,而且还冷得要命!一直到太阳露脸之前,我都沮丧得不得了,整个胸腔被一股鬼火灼烧着,浑身难受;后来,出太阳了,睡意也消散了,下午还在寒风中踢了场好球,似乎清晨那沮丧不曾出现过。

然而,当自己今天下午在自习室习惯的那个位置坐下时,听着窗外某处水滴滴落到塑料雨棚发出的“巨大”噪音,我发现自己抑郁了。该死的天气,简直是恶寒!在猎猎的北风中,心情很坏,就像已经远去多年的那些冬日时光——我一个人面无表情、心情阴郁地走在寒风中,谁也不理,甚至都不怎么说话。我将这种因为寒冷天气产生的糟糕心情称之为“winter blue”,冬日蓝调。不过这一次,我很清晰地意识到,我抑郁了。

More...

一曲悠长的solo

或许是我太悲观了,但谁又能断言这一定不是事实呢?那么,当接受了这样的描述后,要怎样以积极的方式或心态来演绎自己的solo呢?我以为,即使无法进入别人的内心、也无从期许来自他人的慰藉,我们能做的应该是向这个世界展示出自己的温柔。没错,就是温柔。

无论处于何种尴尬、艰难的境遇里,作为我来讲,能做的只是向包裹着自己的这方小小的天地表现出恬淡的温柔。并不去期待什么,更不会去强求或者哀怨,只是努力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事,用一种温柔的心境去面对这一切。或许,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真的是自寻烦恼,要求太多,想得太多,寄望太多,终究只落得厌倦现时的可怜境地,虽然一直坚信未来某时一切都会心想事成,事实上却永远无法获得内心的安宁与幸福;所以,我希望能够从自己的心态方面寻求一些改变,或许这是通往那个美好的秘密花园的蹊径也说不定啊...

More...

日暮途穷

已经是中秋了,不过此刻天空中那轮在云海中巡游的明月却并非把酒赏玩的对象,要到明晚,同一轮月亮才会被寄予数不尽的思念。在此祝所有人中秋有个幸福的心情,“对饮成三人”~

本来计划是傍晚的时候去“那个地方”看海和夕阳的,可是却没有夕阳。于是吃完饭直接去了自习室,在落地窗边坐下来,开始习惯性的阅读。天快黑了,暮色渐浓,不经意地抬望眼,窗外一团浓重的黑云投下了十分不祥的阴影,那一瞬间心中泛起无数的忧伤,挥之不去...

 

More...

阅读时光

不经意间发现,我又是很久没有进行纯粹的阅读了...

上大学之后可以用于自由阅读的时间与之前相比堪称云泥之别,的确这三年我也读了不少书,甚至在会长任期内筹建了协会书友会;我自认为对于率性的阅读是有着一种热衷的。在图书馆和自习室、“享受”着冰镇过的听装咖啡和落地窗外不同时节的色泽和光芒,我花了许多时间在阅读上,一直都觉得,静下心来读书可以进行一些比较清晰的思索,还可以慢慢沉淀下一些东西。然而,始终自己心态多少有些浮躁,阅读的时间也是支离破碎,还是不够沉静和从容,我想我本可以读得更多的。

More...

So What?

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比平日早很多就睡了,因为疲乏的关系。本来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患有“睡眠抗拒症”,在习惯的入睡时间到来的时候非常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一天,总是希望在睡觉之前还可以做点什么事情,在家的时候就是坐在床头读上几页书,在学校则表现为非听完最后一首歌才关电脑,很少有干干脆脆地上床睡觉的。不过自己有意识想在昨晚早睡,疲乏是一回事,也希望调整好状态为接下来事情众多的一个月做好准备,至少有一个好的身体状态吧。

More...

当我无所事事的时候

最近依然事情很多,在一种类似于“疲于奔命”的状态中都觉得自己麻木了,开玩笑地对朋友说:“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当然是笑谈,事实上,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所以不敢轻慢。但是,当夜深了要睡觉的时候,终于找到了那种平和而满足的心理状态,突然间发现,其实我有好多事情想要做啊,如果能够有一个假期的话(完全没有压力的假期),我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而我想做的事情所占比例最大的是阅读,在实体图书不是那么容易获取的情况下,能够有电子书看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啊~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真的只有我们得不到(或者说是暂时无法获得的东西才在心中以如此美好的面目呈现呢?梦想中的东西总是那样美丽无瑕,但当我们真正进入了那个梦境的时候,也许一切并非原先梦到的那般完美;我们也因此错过了很多身边的风景,其实有些风景本身就是一个美好的梦...

More...

白鲸之白

每晚睡觉之前习惯在床上看一会儿书的,东山魁夷的《美的情愫》已经拜读完毕,接下来进入华盛顿·欧文的《阿尔罕布拉》以及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的奇书《白鲸》。

本来这本书是很多年前就买下了的,而且我也确定这是本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书,再者我自己是偏好美国文学的(霍桑、巴勒斯、海明威、沃克,以及李奥帕德...),但每每浅尝辄止。倒不是因为自己兴趣索然,相反,梅尔维尔的叙事功底相当了得,仅仅是开始几章就完全让我陷入一种心境之中,怎样也挥之不去。那是一种油然升起的淡淡的忧愁,待到自己努力想要去把握它时,握住的却只是惆怅...于是,阅读本身反倒变得不甚重要了,因而没有坚持读下去。

如果说现在重读那些章节产生的情绪可以归为记忆的重现,那如何解释我在第一次读到主人公以实马利(Ishmael)因为在岸上走投无路、前往捕鲸船谋生的章节时“心有戚戚然”呢?而且,这次随着情节的展开,这种我一直无法把握的忧伤屡屡浮现,于是,我揣摩,这本书必定与我所追求的东西之间存在某种默契,是时候该做一些思考了。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