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Back To Isolation

在结束连续数日令人抓狂的炎热之后,降温了,而且是来势汹汹的降温,堪比寒潮。昨天有早课,而且由于要在课上进行小组作业的展示、非去不可,但是,根本没睡醒,而且还冷得要命!一直到太阳露脸之前,我都沮丧得不得了,整个胸腔被一股鬼火灼烧着,浑身难受;后来,出太阳了,睡意也消散了,下午还在寒风中踢了场好球,似乎清晨那沮丧不曾出现过。

然而,当自己今天下午在自习室习惯的那个位置坐下时,听着窗外某处水滴滴落到塑料雨棚发出的“巨大”噪音,我发现自己抑郁了。该死的天气,简直是恶寒!在猎猎的北风中,心情很坏,就像已经远去多年的那些冬日时光——我一个人面无表情、心情阴郁地走在寒风中,谁也不理,甚至都不怎么说话。我将这种因为寒冷天气产生的糟糕心情称之为“winter blue”,冬日蓝调。不过这一次,我很清晰地意识到,我抑郁了。

More...

短歌终,明月缺

短歌终,明月缺。” 许多年了,一直喜欢这句词(诗?短歌?)。原词出自金庸的《书剑恩仇录》,一首关于挚爱间生离死别、羽化成蝶的悲歌。一曲歌罢,明月亦陷入歌者的痛悲之中,十五已过,月亏降临。

原来今天已经是农历九月十七了,难怪昨夜的那轮满月是如此的光华熠熠。这几天似乎全国都在降温,北方更是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大雪;对于仍在热带的我们来讲,降温最直接的表现便是一刻不停呼啸的风,以及澄澈得近乎干燥的空气,还有那清丽无双的月。

More...

阴天

几天前就发出了“16号降温十度以上”的天气预报,因此这之前每天和煦的阳光应该看作是一种反常的前兆,好天气心情也不错,不过着实感觉“光阴似箭”,几天的时间一下子就没有了。

今天在接近正午、被告知午饭地点的电话唤醒的时候,我还有些恼怒,“开什么玩笑?明明天都没亮嘛~”,但老爸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12点之前按时到达。我才意识到,的确已经十一点多了。在冷空气到达之前,阳光已经不见了踪影,洗漱之后望着没开灯的房间里的景致,(和几个小时后的现在并无什么区别,不过现在有我喜欢的音乐在荡漾...),昏暗的光线、异常的静寂、莫名其妙的忧伤,果然,我还是摆脱不了这种氛围啊。

More...

树欲静而风不止

从几天前的预警到出现这个季节罕见的厚重的云层再到一个月来的第一场雨,这一次的寒潮终于在今天展现了它的威力,晚上洗过澡之后我穿上了毛衣;幸好有先见之明,来深圳竟然带上了重庆的“冬日装备”,终于派上用场了。

周末的上午应该是一周内最美好的时间了,虽然起床晚过平日,但我决不能容忍自己将整个上午昏睡过去(这也意味着周末的晚上我已经不熬夜了,好的生活习惯)。上午的阳光是很合适的,既不会太耀眼,也有足够的热感,之前的几周我都会一个人到外面走一走,或者在明丽的光线中到自习室或者电子阅览室看书(当然不是看课本)。这一次的周日阳光却因为寒潮的原因显出一种银色的光辉,不再是以往那种“咄咄逼人”的明亮,窗外的天空和反射着阳光的高楼都显得很柔和,不再是在奔放阳光直射下的那种“坚硬感”了。

More...

风暴之战

突然间气温就降下来了,昨天开始起风,到了晚上时竟然很冷;这就是热带的气候,温度并不低,但就是短时间内出现巨大的温度落差,这一次虽然还达不到寒潮的级别,但已经足够“威风八面”了。

昨晚担心今天会不会下雨,早上起来雨倒是没下,不过风是越刮越大了,听着像是在咆哮的大风,想到了一个词:暴风之战。“xx之战”这样的词在托尔金(John Tolkien)的巨著《魔戒》中比比皆是,而且都是用一种史书的语气在叙述,原本是一场遭遇战的在多年之后吟游诗人的传唱中成为一段不朽的传奇,而原本是两军在一片平原上列阵的大战更是被打上了壮烈的标签。说实话,我喜欢这种感觉。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