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在何地:時の旅人

也许是些许红酒的关系,再次迷失于怅然若失的清晰梦境之中。穿越了时空的阻隔,混沌了传说与真实的边界,在那段失落了的岁月里、在向往却暂难企及的地方,冷冷的夜,冷冷的雨,无意隐瞒却不能话及也不知向谁人话及的压倒性的哀伤。纵使一筹莫展,纵使低至尘埃,唯有那个地方,才是想要将全部身心安置其中的所在。

缘山行,忘路之远近,直至山巅。火焰战车从一片迷蒙中冲出,一往无前的气势即便从云端遥望亦为之折服。平淡无奇的山道尽头,却是一座不为人知的失落的城,滔天洪水四下汹涌而来,然而,却无所畏惧,因为始终相依相随。以为已是醉乡的城,在这冷雨之夜竟满满是离愁别绪。

More...

这里,仅存于梦境里

这几天,周围的世界被雨的水汽浸湿,直至深沉的梦境之中。夜的雨,雨的梦,梦中的境遇,那是最后和最终的秘密花园。

我在这里,在这里的凄风冷雨里,往事在萦绕,萦绕在这个时节砭入肌肤的凉意里,心神不宁。失落的乡愁,孤悬天尽头的海角乐园,there but never back again的宿命,极难积聚的决然与勇气。

More...

两个月亮

村上春树的新作《1Q84》(向乔治·奥威尔的杰作《1984》致敬)里,当主人公经历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事之后,天空中出现了两个月亮,另一个较小的月亮悄悄出现在原来那个月亮旁边,但无人在意。

 

More...

东巴谷 & 观音峡——迷雾山脉

我总是钟情于阴云密布、云山雾罩的旷野和大山,那些杳无人迹的画面,弥漫着一种亘古不变的悲苦...都说在自然的伟力面前人类是渺小的,但你我周围的世界却有太多的美好早已消逝,这当然是拜人类的贪欲所赐;在生产力得到长足发展之前,所谓的“环境伦理”的东西还是存在的,但当人类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之后就再不考虑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了,压抑已久的贪欲要求获得所有的资源,勘探、开发、挥霍、浪费、破坏,无所不用其极...远去了田园牧歌,失落了乡土文明,真正的、夺人心魄的美丽渐渐远去,只有在远离人烟的“边地”才能邂逅;人类也渐渐失去应有的活力与勇气,未来似乎只有“寄生”一途...

有机会还要步入那些旷野之中,怀着无上的敬畏之情:

 

More...

萦绕

一觉醒来,有许多记忆都模糊了...在罕有的、深沉的睡眠中,我觉得很快乐,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无忧无虑”;因为在入眠之前,我一直在笑:“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歌声渐渐在意识中变得模糊,雨大概下了一整夜;夜,歌,雨,还有比我更年轻的朋友们,一段久违了的欢乐时光,夜色温柔。

不了解我的人大概都会以为我是一座“冷山”,甚为无趣;但当这个假象被揭去之后,他们会发现我的世界其实,充满了喜感。“一块烧红了的锻铁贴上一座冰山的瞬间,必定会产生漫天水汽”,我便是那水汽弥漫下隐藏的真相。

More...

silent wings after the rain...

岁末的最后几日里,一场细雨不期而至...

因为复习的关系,每天的大多数时间是坐在电脑前,看书或者看讲义,间或喝咖啡、玩游戏、看其他书。天气竟然不经意间变好了,既不是昼夜温差极大的干燥冬日气候,也不是阳光晃眼的大风天气,出现了久违的阴天,有云的原因温差也小了很多,这意味着不必为穿什么衣服绞尽脑汁了,而且,下雨了。

我一直喜欢雨,即使在雨天会产生忧伤也依然喜欢。记忆中20岁之前的每个生日都下雨了,冷雨也好,豪雨也罢,或者是让人产生欣快感的细雨都让我觉得很亲切,不过前提是我不用在雨中挨淋和受冻,因为我所喜欢的是听雨的声音和看雨中的风景。而且,雨天一般来说是宁静而伤感的,适合阅读和喝咖啡的天气;有人一起做这些是最好不过了,但即使独自一人也没关系。

More...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今天是一学期一度的选课日,依照惯例,选课则意味着“抢课”,因为一些课程有名额限制,而且由于选课系统本身的漏洞,其他专业、其他年级的男男女女也是自己潜在的“竞争对手”。

下一学期有些选修课程已经被自己pass掉了,所以剩下的几门目标课程能否选到就存在相当大的悬念,在自己的意识里,今天的选课已经上升到“战役”级别。为此,昨晚我认真地为选课做了不少准备,甚至制定了选课时操作的顺序,为几门目标课程定下了优先级别,只求选到自己想上的课。丫的,从来没有这么“爱”学习过(大学阶段...)!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