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鸽群和鹰

可是,画面里没有凌空飞过的鸽群。大约确为梦境吧,那般柔和静谧的场景过于纯粹,而且确实没有鸽群的记忆,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这里的天空有许多的鸽子,许许多多。

 

More...

名为恐惧的故人

有些恐惧是有形的,出现时立即能够感受并辨识出来;还有一种恐惧,是深埋心底的:那个影子,比自己更冷酷、更专注、更无情、更专横、更乖张、更难以理解的存在,是与自己同质又更为极端的存在,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便是,名为恐惧的故人。

More...

鹰来了!

昨天下午和朋友在离海不远的巨厦间看见两只展开巨大双翼的黑鸟从高楼“峡谷”间掠过,在交替的霏霏冬雨与淡淡冬阳的猎猎北风里,我们聊起了。我当然知道,这附近是有的。

Tom告诉我们,他见过一只在清晨的大道上无视轰鸣的车流觅食的大鹰,那低空掠食的英姿有种尊贵的气度。小萱也说曾有只翼展惊人的鹰从宿舍楼顶滑翔过去,有人在那一瞬间真切地感受到了那黑色的羽翼遮住阳光投下的阴影。可是,再怎么近距离邂逅,鹰这种生灵,于我们依然是故事中的角色。

More...

御风而行

 时隔两年之后,我重新见到了飞翔的大鹰...

上一次见到鹰是两年前的春节,在老家那座很高的山下,一只鹰在新年惨淡的阳光中盘旋着。人们说它是出来觅食的,目标就是附近农家养的家禽。我喜欢鹰,小时候外公有两把用鹰的尾羽做成的扇子,而且在很久以前和同学踢完球躺在球场边仰望天空的时候,有三只鹰掠过天际,记得那个下午天空是浅蓝色的。再有就是在梦中了,一个喧闹又寂然的梦,梦里的夜空有漫天的鹰群。

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鹰了,连续两年春节回去都没能在那个显得萧瑟的时节里再见到,虽然每年都有那么多的白鹤,翔集在群山下的那片天地里,但总觉得鹰缺席带来的遗憾无从弥补。差不多已经忘记了鹰飞翔的姿态的时候,竟然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再次见到了那傲气十足、目中无人的天空之王,这是我的运气。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