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优越崇高的希望

一开始Tuomas一段键盘独奏就攫住了我的心,很简单的几个音符不断流转起舞,让人欲罢不能,将我正在沉没的意识带往有风掠过的高空;极富梦幻色彩的琴音在继续,Marco厚重而沧桑的嗓音随之响起,用别样的深情“诉说”着永不泯灭的希望;突然间高潮到来,琴声隐退,鼓声和吉他一并排山倒海地出现,在动人的冲击下我已经醒了,但仍不愿意睁开眼睛,因为那些崇高的希望在令人目眩的高空盘旋着。那里有飞翔的鸟,有呼啸的风,有飘渺的云,还有流转的光...那些希望带来的巨大的欣喜令所有人陷入眩晕,Marco在销魂的打击乐中撕碎了灵魂在高唱,唱得所有人一起陷入无边的悸动之中。余音绕梁中,充满魅感的Tuomassolo再现,最后以一个依依不舍的音符结束,万籁俱寂,只留下无数被打动的心...

当夜被晨光刺破时,雨后的清晨流光溢彩。喜悦,像萦绕在空气中的光的粒子,闪耀着梦幻般的光芒,慢慢注满了我的心”:

 

More...

the end of an era

回家后的天气情况是惬意的,因为每个早上我甚至会觉得冷,在半醒不醒的状态中用薄被将自己裹紧,然后尽情酣睡...睡醒之后,发现外面在下雨,一个凉快的、适宜“宅”在家里的日子。

在记单词、看英文新闻时,偶然间看到了“altitude”这个单词,记起在Nightwish有一首歌里提到了它,很喜欢那首歌,所以印象比较深刻;突然意识到,家里的网速足够支持我找来Nightwish的视频看了,于是,夜幕降临后,完整地看完了Nightwish换主唱前的告别演唱会——the end of an era(一个时代的落幕)。虽然我很喜欢最新的专辑,但看过TuomasTarja以及Marco的绝唱之后,我不得不承认,那个辉煌的时代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

More...

直指人心...红唇依旧

早上在即将醒来之前那游离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状态中,有一段旋律执着地在意识中反复响起,一段一旦响起就让我无法释怀的旋律,隐隐约约中我似乎“看见”了演唱者那充满了悲情的演绎。最开始我记不起它出自哪里,于是拼命去回忆,在不断地回想中,我渐渐完全清醒过来,而这段旋律也找到了出处,依然是无与伦比、出类拔萃的Nightwish,不过是来自贝司手Marco的柔声诉情——“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红唇依旧)。

 

More...

Eva的向日葵

因缘际会之下,这几天音乐方面的主打是Nightwish(夜愿),很明显地,我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一意孤行、一塌糊涂地迷上了这支哥特金属乐队,无法自拔...

以前主唱Tarja出走为分水岭,Nightwish的音乐风格虽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因为主唱截然不同的唱风,夜愿不可逆转地跨入了一个新时代。在Tarja的时代,她那极具古典魅力的美声唱法让夜愿在主唱这个环节上散发出灿烂无比的光芒,尤其是那首“Sleeping Sun”几乎令世界为之倾倒;但Tarja单飞、转入歌剧领域去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之后,夜愿迎来了新主唱——Anette Olzon,最新的唱片《Dark Passion Play》依然是整个哥特音乐领域当仁不让的白金佳作。许多乐迷都为Tarja的出走感到惋惜,部分比较悲观的乐迷甚至认为夜愿就此将一蹶不振,Anette更加通俗、甜美的嗓音也被这些乐迷视为对夜愿一贯风格的背弃。但在新专辑中,夜愿秉承了芬兰乐队卓越的旋律和韵味,在曾经那个光芒四射的声音离去之后,音乐本身的力量结合着Anette深情、梦幻般的演绎,让夜愿依然是最动人的乐队。

More...

Ever Darkness and Sorrow

最值得一听的是其中的“Sleeping Sun”,绝对的扛鼎之作。据说这是一支与凯尔特民族有关的歌:1692年,英格兰军队攻入苏格兰,在Glencoe地区制造了一场大屠杀。苏格兰原住民是凯尔特人Celtic),因此后来的苏格兰人与威尔士人以及爱尔兰人一样,都可以归入那个传奇般的凯尔特民族。在阴沉的高地,那些highlanders无法遗忘那些悲伤,那些山海相接的峡谷与海湾正是凯尔特人的心灵秘境,同胞的遇害唤起了他们内心最深沉的悲哀,甚至连那轮猩红的夕阳也在日食中沉沉睡去,黑暗即将接管这个世界...

 

More...

日历

<< 2018-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