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夜,雾霭,撩人情思的静谧

昨天收到了在网上找了好久的《英伦独语》,觉得很幸运。我读书读得很杂,而且对于热门的、畅销的书籍有一种不自然的排斥和抵触,与音乐的喜好类似,我的阅读口味相对小众,于是对于那些印量小、没有再版的书,如果在初次邂逅之后的某时重新相逢,那将是极大的幸运。《英伦独语》在一家不怎么知名的图书网站上还有存货,而那文笔极其优美的《沙郡岁月》大概再无重逢的可能了吧...

当时读Santayana的这本“沉思录”时是很恭敬的,因为文字的优雅,也因为思想的睿智,惟有保持谦恭的姿态才能让那些珍贵的共鸣久久萦绕。对于有些“一生之书”(担得起这样称号的书必定不会太多),即使在阅读的时候会觉得痛苦、需要苦苦思索、必须将自己的无知暴露在精深的思想面前,也要怀着最大的珍惜细细研读。读书最大的痛苦在于无法将当时的感悟沉淀下来,由阅读产生的激情渐渐消散,似乎从未产生,这种感觉很糟糕;所以,希望改变自己阅读的方式,希望尽可能地使自己的思想变得健壮。

More...

关于公正的评价

下午在略显忧伤的夕阳里读完了Santayana的《英伦独语》,差不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进入“冬天”的南国是光的舞台,尤其是上午像雾气一般从斑驳的树影间倾泻而下的光的粒子,真的可以用肉眼分辨出在清冽的空气中流转起舞的一颗颗晶莹的光粒,难以用言语描述,或者,这就是冬日的欧若拉Aurora)吧:

至于冬半年的夕阳,无一例外都会令我心有戚戚然。小兔曾经说我是不可救药的“夕阳中毒者”,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自己总是希求和感动于此等凄艳的景致呢?最开始的时候是希望有人陪着一起看,看流云飞渡,看漫天紫霞,看最后一缕暮光落到她发梢上的玫红...到后来,看夕阳成为了自己的习惯和愿望,而且都是一个人看,甚至专程在黄昏去了丽江古城背后的小山,为的是那光的馈赠;电影《云上的日子》里有这样的台词:现在的人们都不看夕阳了...大概,我太怀旧了吧。

More...

关于Santayana,以及其他...

我在读一本书,一般来说我在开始正文之前会先读封底、序文以及后记,这次,仅仅是封底上的一段文字就已经攫住了我的心,很幸运又邂逅了一本此生不得不读的书——《英伦独语》(Soliloquies in England and Later Soliloquies),来自西班牙作家桑塔亚纳(George Santayana)。

我揣摩,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对英国存有偏见的,相比较而言,我对那些拉丁民族的国家更感兴趣一些。而且这种喜好程度的差别也反映在足球上,对于受到最多追捧的英超我从来都是嗤之以鼻,与英伦列岛给我的印象类似——粗糙、刻板、无趣。不不,其实对于英国,不仅是英格兰,包括苏格兰和威尔士(北爱与爱尔兰我将它们视为凯尔特的世界而不是我认为的英伦),其实我并无厌恶,大概是因为了解程度大大超过其他国家,才会产生一种逆反性的抗拒心理吧。昨天小X问我为什么对英国不感兴趣,我想了很久也没给出令她和自己信服的理由。唔,事实上我是向往那个国度的,稍稍回想一下,自己先后接触到的、产生了触动的东西里,与那个岛国相关所占的比例其实相当可观。但是,依然说不清我所希求的是什么,直到读到这段文字:

如今、或者说曾经一度存在着一个健康美丽的英国,那个英国多数外国人看不见。那是乡村的英国和诗人的英国,它钟情家庭生活,热爱运动,有骑士风度,不乏孩子气,有着一颗笃定而细腻的心。

我知道这正是我所希求和期盼体验的东西,或者说,这正是真正触动我的东西。冷色的感触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温柔的抚慰,我以为这段话准确地讲出了我的一个梦想,如果能够以那种态度、那种方式生活在一个怀旧的、被乡愁萦绕的地方,此生别无所求...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