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hall Fade - 高地屠龙 - 一期一會

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思绪跳转的轨迹Bernachon贝纳颂 »

All Shall Fade

因为处在山脚的关系,在一天之中宿舍只有早上的几个小时会有阳光投射的阳台上,其他的时间如果拉合上窗帘的话说是“极夜”也未尝不可。向阳那一面宿舍的同学开玩笑说我们宿舍“终年阴风阵阵”,我说其实是“鬼影幢幢”...

所以,大白天呆在宿舍实在是“蹉跎岁月”,尤其是上午阳光明媚的时候(不过午后的黑暗配合咖啡的眩晕感倒是很惬意),于是我决定到外面吃午饭。坐在餐厅的落地窗后面,望着周末和煦的阳光,突然想到了《王者归来》(The Return of the King)里皮平(Peregrin Took)在刚铎王宫唱的那首歌——“All Shall Fade”:

Home is behind
The world ahead
and there are many paths to tread
Through shadow to the edge of night
until the stars are all alight
Mist and shadow
Cloud and shade
all shall fade
all shall fade

我不记得原著里是否有皮平唱歌这个段落,但电影中的这个情节实在是很令人动容:刚铎(Gandor)面临被敌军合围的危险,援军还不知所踪,摄政王之子法拉米尔(Faramir)寡不敌众,率领河防部队撤回白城米纳斯蒂里斯(Minas Tirith)中,准备依城再战。但摄政王德内索尔(Denethor)却痛斥法拉米尔丢失大河岸边的要塞奥斯吉里亚斯(Osgiliath),命令法拉米尔带领麾下的骑兵出城重新夺回阵地。事实上,半兽人大军已经完全占领了奥斯吉里亚斯,而且援军正在源源不断地从后方增援过来,这时再企图夺回阵地无异于以卵击石。但已经丧失理智的德内索尔却严令王子出战,因为他早已失去了希望,而且他痛恨自己的儿子(原因很复杂,要讲清楚的话就不是一两句的事情,反正就是希望法拉米尔战死就是了)。怀着必死之心,法拉米尔领兵出战,一马当先率领为数不多的骑兵向敌军严防死守的阵地突击,整齐的马蹄声营造了一种极其悲壮的气氛,法拉米尔的面容悲戚而坚决。

在刚铎的子弟兵向死神发起冲锋的同时,德内索尔正坐在王宫里享用他的午餐(或者是早餐?没法从电影得到具体的信息),并要求霍比特人皮平为他唱一首歌,于是皮平清唱了这首令人心碎的“All Shall Fade”。镜头在无动于衷地吃东西的德内索尔和率军冲锋的法拉米尔之间反复切换,一边是麻木的君主,另一边是无望的战士,而皮平悲戚的歌声把氛围渲染得极其到位:人类世界的希望、家园的安危、战士的责任,在这次飞蛾扑火一般的冲锋之后,一切都会像夏花一般凋零,是的,all shall fade...

 

很难说清楚为什么我当时会想起这首歌,但想起某样东西非要有理由吗?我只是惊艳于孤军突进的骑兵队,那副画面让我心动不已,依然是心中存在已久的英雄主义情结在起作用。即使注定要走向灭亡,也必须如此。

还记得当年看《亮剑》的时候,看到冲锋号一响,手持步枪的士兵就开始无畏地向敌方阵地冲锋,哪怕面对的是重机枪编织的枪林弹雨。一路上不断有战士一声不响地被打倒,但所有人依然在全力冲锋。当时我很不理解,问父亲这样的牺牲有什么意义,父亲只是说服从是军人的天职,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

从那时候开始,我心中“英雄”的定义变了:hopeless worriors,绝望的战士。在我看来,这才是英雄,才是我梦中那位在阴云密布的高地奋力屠龙的勇士。而法拉米尔,无疑打动了我的心。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