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Dreamy Child纳瓦斯——拒绝长大的小飞侠(安达卢西亚区5) »

白房子

总有一天,我要开一家叫做“白房子”的咖啡馆,而且要把外墙刷成像下面图片中那样斑驳的白色;最好是在一个安静的街区,远离主大道的喧嚣,早上10点钟才开业,在阳光中撑起阳伞,然后开始放以爵士乐为主的音乐,整个下午坐在放下窗帘的窗边开着灯看书,喝两杯咖啡,晚上的时候在咖啡馆里放老电影,或者请钢琴手来弹“As Time Goes By”。

名字一定要叫做“白房子”。

 

在想到“白房子”之前我怀疑自己的想象力已经枯竭了,还好,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名字,很难说清楚为什么,我觉得咖啡馆就一定要叫这个名字,因为是我的咖啡馆啊。

一直在遥想北非海岸的那座白色的城,从最开始听到贝蒂·希金斯(Bertie Higgins)的时候就在想,不过那时的印象却只有那句歌词“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以及后来看到的那个中文的译本“失去你的叹息,温情不再有”,那个时候大概喜欢的是“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这个极具韵律美感的名字,然后慢慢的知道了除了这个名字以外,歌和这座城市并无关系。

不过,真的有许多人仅仅是因为这首歌就拥有了“卡萨布兰卡情结”,而且这座城市与普罗旺斯、托斯卡纳(Toscana)等地方一样很不幸被“小资化”了,我觉得很可悲,但并非为这些有故事的地方感到可悲,而是为那些人们感到可悲,他们根本都不知道那是些什么地方。

我的卡萨布兰卡并非只是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和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的爱情故事,或者希金斯的情歌,卡萨布兰卡是一座有着许多宁静窄巷的白城,是行船遥望时的一声惊叹——“Casa Blanca!”或者“Dar el Baida”,是雾色朦胧中零次栉比的白房子勾勒出的轮廓。我只想走在那些白色的巷子里,望着穆斯林的宣礼塔,不停地行走...在沙与海的交接处,北非的白房子,被原来的世界彻底放逐。

在自己的白房子里,不管那白房子在哪里,都能够静静地等待最好的时光到来。走在二月下旬但有些寒意的城市里,心情再次变得忧伤,因为现在还不能拥有最好的时光,现在能做的只有怀着希望去等待,闭上眼睛去做那些梦,勇敢地去忍耐,最美的梦啊...

  • 相关文章:
  • quote 1.溺水的鱼
  • 我很喜欢你笔下那些关于洋溢的肆意和梦想,和你的文字里那些说不清楚的什么情结。
    我也想开一个小店,就很小的那种,卖点糕点啊,奶茶啊等温暖的小东西,等我去学了厨师我就自己做。不会跟你强生意的.
    Estel 于 2009-2-21 22:51:19 回复
    之所以写出来是想在某个时候如果自己没有目标了可以翻出来看,让自己振作起来去实现一个单纯的梦想。
    我也说不清楚我有什么情结,不过的确对某些东西很敏感,每次提起都会有触动。
  • 2/21/2009 10:45:23 PM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