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Hunting High and Low永恒... »

疾风之狼

下午又踢球来着,比赛之后又和阿进踢了将近一个小时,一直踢到两个人都没力再跑了,而且脚面上那块叫做“跗骨” 的骨头都肿了起来,然而,却是非常开心。

大三也即将结束,回过头来才发现这一年来我们年级经常踢球的除了子南他们一帮外招生外就剩我了,原本还应该有我们这支深旅“史上最强”的班级队成员的,可惜因为各种大大小小的伤病以及其他需要考虑的现实性问题,足球已经没有以往的吸引力了。上大学之前,一个叔叔告诉我,上大学有一点很爽,就是你可以整个下午都踢球,一直踢到跑不动为止;的确,这三年除去那段重伤“大修”的时间,我保持着每周2次左右的踢球频率,在正式比赛中的表现也印证了我自己的感觉:我正处于个人“职业生涯”的顶峰。(朋友们对于我这个说法总是不怀好意地说,顶峰之后将会是急剧的坠落,囧...)无论如何,这一年来同阿进他们一帮fresh men玩得很开心,当然也同王俊文这名可能会代表中国踢大运会的“牲口级”猛人玩得很开心。大学阶段,有这么多机会踢球,而且可以不断去获胜、享受足球本身最纯粹的快乐,我觉得自己couldn't expect more了。

始终觉得同阿进、俊文打配合是最舒服的(当然同B哥、小冯这两个梅州人配合也很舒服,但机会太少了...),他们可以让我的跑位真正实现效率,然后留给我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实践我的“射门美学”,哈哈~相比较于精神高度紧张的比赛,我更喜欢寻常的分组对抗,虽然求胜欲望一如往常,但卸下了成绩和比赛结果的压力可以发挥得更自如一些,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而且还干得不赖,那种满足感是令人很快乐的。

其实,最好玩的形式还是3VS3踢篮球场,更小的空间、更精细的传切、更娴熟的控球突破,以及需要更高的足球智商。每次踢小场的时候,他们都会惊叹于我的速度,尤其当我在边路拿球时。仅以学院这个范围来看,我是为数不多的几名中锋之一,但在身体条件异常单薄的前提下,更需要用跑位、射门、配合来弥补,但很少有人意识到我拥有很快的突击速度,然而我唯一真正自豪的正是自己的速度优势。

 

那个著名的无良作者田中芳树的成名作是《银河英雄传说》(简称《银英传》),里面有一个人物,因为在一次战斗中以令人惊诧的速度突入溃逃的敌军阵中而获得了“疾风之狼”的美誉。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尤其是在球场上用假动作和突然的加速强行超掉防守自己的对手、然后听见对方一声代表放弃的叹息声的时候,这个名字一再闪现在自己的脑际之中;果然,我还是最中意边锋的踢法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