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普罗旺斯——星空、麦田和向日葵(下)黄金时代 »

自言自语之复出计划

因为写到了秘密庭院里的夏花,于是决定晚饭后再去山上看一眼那座山居。从登山步道上去,夕阳从身后投来,有一个斜坡坡度相当了得,从底端仰视,步道两侧的香樟几乎给道路做成了一个穹顶,除去鸟鸣,山上再没其他的声音,这是绝对意义上的寂静山林(最先听到的班得瑞的专辑便是《寂静山林》,装在只有128MBMP3里反复听,然后就是从“秘密花园”里下载了班得瑞和神秘园的许多音乐...)。

去那山居的路有点远,走到那里费了些时间。离上次路经那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担心花期已过;还好,花儿依然开得很鲜艳,而且从主路分出一条用彩色瓷砖铺的绕过阳台通往大门的小径,比我记忆中的山居更有味道。但美中不足的是阳台上挂满了衣服,也是姹紫嫣红,其风头完全压过来那些花,^_^

看一眼足矣,于是从另一个方向下山,因为不喜欢走回头路,既然已经出来了,索性绕一个不规则的圈回去,在侨城东部靠山的居民区中信马由缰,从一个从未走过的出口到了山下,再拐到健康广场,这段路是迎着夕阳了,但今天天边的云层很厚,太阳变成了一团红色的朦胧的球状物,因此阳光并不晃眼,相当惬意的夕照。然后从食街的天桥下来转回学校。看来真是太久没运动了,这一路来竟觉得很累,体质下降了,毫无疑问。

走到体育场时有比赛,两队陌生的人马正在场上厮杀,才修剪过的草坪看上去相当平整,只是有一个半场局部地区依然保持着“荒漠化”;细看两支球队球衣其实并不齐整,一支大概是蓝色,另一边大概是红色,能区别就行了,但问题是场上还有半裸男若干,难辨红蓝,不管了,有球看就行,于是我坐到了阶梯看台上当起了中立观众。

比赛难称精彩,双方配合生疏、节奏缓慢,球员技术粗糙、毫无技战术素质,但斗志很足,每球必争,倒是自得其乐。夕阳渐渐沉到欢乐谷那边,比赛也结束了,我起身回学校,我想,是时候复出了。

上学期那一场摔断手臂的比赛也过去3个月了,石膏缠了2个月,这期间只有一只手的生活的确辛苦,至于运动就完全不用考虑了,以往一直自夸的体质下降得很厉害。没有球踢、甚至没有足球游戏玩(没法用手柄)的日子让我对足球完全提不起兴趣来;拆了石膏、慢慢让长好的胳膊做康复运动时也不去想踢球,这并非是因为不能剧烈运动所以不想,而是因为依然没有兴趣;再接下来是开始实习了,没有时间也找不到人踢球,但每天在看订阅的足球新闻,下班之后也总有玩游戏的强烈欲望。直到今天,我知道我应该重新练球了。

等下星期结束实习回家之后先进行体能恢复训练吧,不一定要去体育场跑圈,每天晚上做些俯卧撑和下蹲还是应该的,然后是“温和”的小场地对抗,暂时不要和津中球场那些野人踢7人场,当务之急是让身体恢复到起码的水准,然后慢慢找回球感,而且要加一些力量练习了,我不想下学期再给别人撞飞出去。开学后,继续训练,好好准备,我不想把放在衣柜里的奖杯交到其他冠军球队队长手里,这座奖杯至少在接下来的两年内还得乖乖呆在我的衣柜里,哪里也别想去。

因为我知道,我依然是学院最好的前场球员。

  • 相关文章:
  • quote 1.shine
  • 你不是很瘦吗?想不到踢球这么好`加油吧
    Estel 于 2008-8-11 9:24:13 回复
    Hehe
    见笑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 8/11/2008 9:18:35 AM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