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乡关何处1——远去的西羌乡关何处2——重拾川人豪情 »

人生如梦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苏轼·《赤壁怀古》)

南柯一梦:唐传奇小说《南柯太守传》,写淳于棼醉后梦入大槐安国,官任南柯太守,二十年享尽荣华富贵,醒后发觉原是一梦,一切全属虚幻。

在结束今天例行的阅读之际,“”这个与我纠缠多年的字眼这次却以一种“强横”的姿态将我的思绪击得七零八落、天旋地转。诚然,在这个以梦想为名的博客里,“梦”出现的频率的确相当频繁;我做梦、谈论梦,心中怀有各种梦想,因为一些甜蜜的梦倍感慰藉,也因为一些昔年的梦怅然若失。但这一次,当我读到“南柯一梦”这个词时,心中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因为有这样的设问:

我们的此生、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会不会仅仅是一个梦?做梦的人或许是置身事外的神明,也可能是正在熟睡的另一个“我”...

 

老早就知道的那两个词——人生如梦 & 南柯一梦,到今天才真正被理解,不过随之产生的却是一种恍若隔世的幻灭感,别开玩笑了!很难说苏东坡是否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庄周早在数千年前早已参透: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试着想想吧,这一切只是一个梦,我们是别人梦中的人物,一旦那人悠悠转醒,我们便烟消云散,剩下的仅是模糊的记忆...(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的幻灭感,无论是否有宗教信仰,试着想想也是好的)

这些是爱尔兰经验主义哲学家乔治·柏克莱George Berkeley)的观点,不过他认为是天主安排了这世界的一切,我们都是神意识中的存在。粗粗浏览他的主要观点,其实并不怎么值得称道;只是,他不经意间打开了一扇满是神秘星辉的窗,让我们得以思考自己在哪里、现实与梦境的关系。不可否认,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思维的确扩宽了广度。

 

又想起了ICO,想起了清晨阳光中的古堡,想起了头上长角的男孩和像梦一般美好的女孩,手牵手奔跑在空无一人的天地间:

 

只是,当少年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古堡和少女都渺无踪迹、无处寻觅,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唯有那首叫做“You Were There”的歌在耳边萦绕,难道,那紧紧牵在一起的手都仅仅是我的黄粱一梦?这个世界怎能如此冷酷?!

换成我们,满心悲戚独自站在荒芜的海滩上,应该怎样面对我们的命运?整个晚上,我都在苦苦思索;而潇洒如小萱,轻描淡写告诉我:活在当下。

是啊,这才是不被幻灭裹挟而去的正确态度,活在当下就好,别想太多,要不真的让自己的价值观崩溃了就不好玩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