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大音希声一座溜溜的城 »

关于信仰和宽容

每一次寒潮到来之前的天光都会显得黯淡,无一例外。前段时间很忙,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依然会很忙;如同前段时间很冷,接下来也会很冷一样。在忙碌与寒冷的双重间隙里,我就着黯淡的天光看了一整个下午的书。

(还未到12月26日,那么,各位,Merry Christmas~)

读书的时候,突然涌起一种强烈的情绪:向往欧洲中世纪那些建在荒野深处的修道院,向往那种极其宁静的氛围。其实,很意外自己竟有这种向往,而且对象并非深山古刹的青灯古佛,哪怕从小与许多佛教场所缘分匪浅。对于佛门(这里指的是大乘佛教),我更多是心存畏惧,偶尔拜访尚可,绝不敢心生归宿;至于基督教的修行之处,我并不觉得阴森可怖,虽然它们往往选址于十分荒芜之地,我揣摩,心向往之的理由有二:一来“素昧平生”,二来喜欢“哥特”(Gothic);真正希望归隐的场所却是松赞林寺,或者八美草原深处的那座大寺...

 

生活在以上三类秘境中的人们都有着自己的信仰。我审视自己,却并没有发现内心拥有成型的信仰,虽然这很可悲,但在当今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都是如此,毕竟,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啊。正因如此,我才能够以一种宽容的态度观察他人的信仰,同时也试着找寻自己的信仰。

其实是感动于那些虔诚的修行者们的,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僧侣。在与世隔绝的苦寒之地,物质生活极度匮乏,各种欲望被克制到最低限度,每日最重要的事是与神(无论是佛、上帝或是天主)的交流,将自己的一切寄托并奉献给这份信仰,如此无尽的苦修便是存在的意义。

我还没找到自己的信仰,我所能确定的是,自己不想成为那样的苦修者;只是,向往那样一种生活——心有所依。如果未来有可能的话,希望在藏区某处的一座大寺里住上一段时间,在几乎不被打扰的环境中去体认这世界,或许,我能够找到自己真正希望获得的东西,然后,去追寻之。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