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两个月亮晚秋 »

time is a factor

Time may change my life
But my heart remains the same to you

You say anything Whatever you like to say to me
Say anything You leave me out of my eyes
You say anything All I can hear is voice from dream
Say anything You can dry my every tear

越来越清晰地体认到,time is a factor,时间对我来讲真的堪称压倒一切的决定性因素,几乎能够决定一切。开篇的歌词说,“时间或许会改变我的人生,但我的心依旧是你曾见过的那样...”。大概这不是随口许下的诺言而是真实的情景吧,因为我知道,time is a factor...

两年前我在一篇日志里这样写道: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健忘的人,不久前说过的话本应该历历在目的,但却很快被遗忘了。一种心情在一段时间盘踞在心头后又像潮水一样退去,只留下说不清楚的感觉。时过境迁的效力真的如此强大吗?”时间有一种不怀好意的、嘲讽人的倾向,尤其“享受”嘲讽像我这种“在某个时刻、某段时间轻易将全身心诉诸某种强烈情绪”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应该说是,“独自入戏的人”),它满脸讥诮地“享受”着我对那些一度压倒一切的情绪日渐淡漠后自我厌弃的模样,“彼时你不是信誓旦旦、说什么‘虽百死而不旋踵’和‘誓言使颤抖的心坚强’吗?怎么这么快就食言了,真是可悲的家伙。”

终于明白,time is a factor,时间其实是一个冷酷而真实的过滤器,那些渐渐失去存在感和质感的情绪以及诺言,原来并没有到达自己心底,是我误解了、以为找到了心灵效忠的对象。我知道,自己也是说话不算话的人,总是轻易地做出承诺、怀着突如其来的羞涩和激情说出动人的话语(但被感动的大多时候竟是自己...),这些承诺和话语是无根的浮萍,没有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维系并支持着它们的力量存在,潮水退却,余下的是自己漠然而苍白的脸。

视线捕捉到的动人的风景、依稀留存在皮肤上的温馨的触感,大概并没有真正印入心底吧,因为当时空流转时,当时的感受几乎不再留下真切的质感了。”真残酷啊,如果能长久地拥有那些美好的东西该有多幸福...大概还是因为贪婪,想要得更多,即使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去细细品味,可依然渴望“暴殄天物”。于是,时间继续着它的嘲讽,只要我还在轻慢地放任心绪去流浪,像快乐而浅薄的Don Juan那样,再次坠入淡漠的深渊几乎是必然的结果。我当然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时间过滤之后的结晶——我内心的真实,究竟是什么模样呢?

不时地,I recall a melody,旧日鲜明的记忆苏醒了,那些氛围,那些气息,甚至夕阳洒落的色泽。这些因为某种契机被唤醒的记忆和当时的场景依然具有真切的触感,哪怕再也回不去了,但我觉得并没有失去它们。7、8月间傍晚时分青草的气味,漫天紫霞悄悄退场的夜幕,10月海边呼啸的大风、周日下午阳光留在皮肤上的的灼热感;除却这些清晰的背景之外,记忆的容颜也浮现上来,所以,我知道,它们才存在于内心深处,才是我内心的真实。

时间改变的是周围的世界,而不是我。自己并未意识到已经拥有了内心的真实,故而活在戏剧性的失真人生中,是自己进入了这个由一厢情愿构建起来的世界里,然而,time is a factor...嘲讽和讥诮的表情揭露了这个失真世界的把戏,我却找不到返回的路;歌里这样唱到,“You were there, though forgotten all promises we keep...”,是啊,那些浮萍一般的情绪忘记了又如何呢?至少,I'm still the same...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