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关于被选择的情绪,以及其他 »

四月三两事

四月,大好的月份,只不过,今年的雨季来得好晚,本应是雨(雪)霏霏才应景啊...开始的画面,阿斯兰·萨拉Athrun Zala),隐忍而温柔的少年:

 

然后,开始的旋律集——《山居岁月》,再次邂逅昔年此时的慰藉的音符。星光下萤火虫的派对,滴落山雨的树,以及抚慰人心的出尘之地。

 

一. 愈渐坦然的日志记录态度

已经表述过多次了,开始经略这个独立博客不久,自己便患上了严重的“博客焦虑症”,原本的出发点不过是记录自己一路走来的大略心绪,哪知却成了内心不能承受之重,始料未及。尤其是从去年三月以来,每月的日志数便没上过两位,近两个月已跌至历史最低值,照这趋势难保不会继续“歉收”;原因无外乎时间和精力,一来缺乏将内心感触转化为文字的时间,二来在时间稍稍富足时又缺乏精力于平淡中“无病呻吟”(这么说,之前悠闲度日时经常无病呻吟吗?当真令人汗颜...),而且,进行的阅读也太少了。

为了不活活被焦虑折磨死,必须找寻到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理由,一个从长时间没写日志产生的负罪感中解脱的理由。每月花掉几个美元租下美国主机空间却不奋笔疾书,这大概也是焦虑产生的原因之一吧;其实换个角度想想便释然了:这笔消费算进口吧,进口则意味着美国人劳心劳力为我提供服务,而且换算成的人民币在物价飞涨的当下在国内能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然而却始终能获得稳定的国外服务,既然如此,又何苦为此背上负担呢?

此外,我确信自己会一直写下去,因为喜欢以这种方式记录自己的心绪,不会放弃就谈不上有负罪感;而且,不想再以“表演者”的身份写日志了,写日志本不是为了卖弄,现在逐渐明白了:唯一应对其尽责的是自己的心

 

二. 终究应被轻蔑的人性

这段思绪的标题并非危言耸听,我由衷地这样以为。要展开来叙述这个想法大概需要很长很长的篇幅和时间以及精力,鉴于后两者的匮乏,只好简略提及支撑这一论断的几个依据了:

  1. 那天小梅告诉我在水池边看见两个用石块击杀蝌蚪的小男孩,在被问及为何要杀生时毫无悲悯和负疚感,相反非常沉迷于这血腥的游戏之中。想起了自己这么大的时候也曾用各种办法满怀乐趣地杀死无数搬家的蚂蚁,或者将一小块土地上所有的植物全数拔起或者碾碎,对生命几无敬畏...相反,越长大对生命越是尊重和敬畏,慢慢学会了悲天悯人,为幼年的无知与残暴感到深切的羞耻。小孩子并非纯洁的天使,正如人类的幼年,那是人彼此相食的黑暗时代,我们这个物种以及我们的文明,争斗与杀戮乃是在骨子里的。
  2. 几乎所有的预言都指向同一个结局:人类最终会亲手毁灭这个世界。对此我深以为然,对于“人类能够依靠自身的努力解决世间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个说法我持悲观态度,因为人没有办法抓着自己的头发将自己提到半空,如果“上帝”(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力量或是文明)不存在,毁灭或许是个不坏的结局。
  3. 成年人以小孩子般的任意妄为行径将世界搞得一塌糊涂,规则被漠视,理想被嘲讽,人性理应被轻蔑。

 

三. 所谓希望

所谓希望,是在自己所能接触的层面里追寻理想的光芒。

我们太渺小,世界太终极,或许,我们的存在不过是一种满是轻蔑意义的幸运,就像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的一只蚂蚁,毫无悲悯心的命运之神根本对我们这些微淼的存在不屑一顾,甚至连毁灭的兴趣和意愿都没有。

如此而已。

  • quote 1.xx
  • 最近的天灾人祸确实让人恐惧。世界的本质依然未知,不过觉得这个真实不掌握在科学家手里,也绝不是能被精确测量的标杆,而是一种近似迷狂的非理智。天地,历史,星球,宇宙,对蒲公英种子的轻和渺小,确实并无体怀。明知徒劳,仍拘泥于苦旅急求自我价值的就是人。所以可能人的悲剧不该期待被同情。
    然后衷心祝愿博主的博客焦虑症早日根治,因为博客其实是个治疗心情的好平台!
    Estel 于 4/9/2011 8:21:27 PM 回复
    “体怀”,这是个好词。
  • 4/8/2011 8:39:46 PM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