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柳橋慕情【第三回:烈酒鹿】曖昧的此時此刻的我 »

戰城南

漢樂府詩作《戰城南》雲,"梟騎戰鬥死,駑馬徘徊鳴“,勇氣與怯懦,銳意與猥瑣,高下立判。

 

昨夜今晨本屆歐洲杯C組小組賽最後一輪賽前,我以這句古詩勉勵自己中意的兩支為出線而戰的球隊(西班牙 & 意大利)。希望兩隊能以梟騎的姿態一往無前、攜手出線。我猜到了結局,卻錯過了過程;而兩支球隊,一支以“向死而生”的勇氣從不利局面中奮起,而另一支卻以不堪入目的猥瑣與怯懦成功變身為從廝殺中僥倖逃生的駑馬,千夫所指。

縱然實力超群,寄望以最穩妥的方式達成目的終會磨滅球隊舉世無雙的天賦與靈氣,以及所向披靡的銳氣和殺意。雖然不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卻是無從推卸的罪責。花開數日,人武幾時?這一代球員在漸漸老去,極可能這便是他們最後的巔峰狀態,如此的猥瑣保守確是他們的悲哀,老去的英雄總歸難逃這一宿命嗎?

想起日本戰國末期織田軍與武田軍在設樂原的決戰,號稱戰國最強卻已日薄西山的武田騎兵隊以絕望而悲憤的心境自殺般直衝織田與德川聯軍,武田軍百戰名將山縣昌景、馬場信房、內藤昌豐盡數戰歿。相比於獲勝的織田信長與德川家康,這些末路宿將的悲壯謝幕要可歌可泣得多。

大丈夫當如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