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人間失格初心 »

庭山賦

夫偏重者,愛昔先民之由樸由純,然則純樸之體,與造化而梁津。濠上之客,柱下之史,悟無為以明心,輒以山水為富,不以章甫為貴,任性浮沈,若淡兮無味。今司農張氏,實踵其人,巨量煥於物表,夭矯洞達其真,青松未勝其潔,白玉不比其珍。心托空而棲有,情入古以如新。既不專流宕,又不偏華尚,卜居動靜之間,不以山水為忘,庭起半丘半壑,聽以目達心想。進不入聲榮,退不為隱放。爾乃決石通泉,拔嶺嚴前,斜與危雲等並,旁與曲棟相連。下天津之高霧,納滄海之遠煙,織列之狀一如古,崩剝之勢似千年。若乃絕嶺懸坡,蹭蹬蹉跎,泉水紆徐如浪峭,山石高下復危多。五尋百拔,十步千過,則知巫山弗及,未審蓬萊如何。其中煙花露草,或傾或倒,霜幹風枝,半聳半垂,玉葉金莖,散滿堦坪。然木之綺,烈鼻之馨,既共陽春等茂,復與白雪齊清。或言神明之骨,陰陽之精,天地未覺生此,異人焉識其名?羽徒紛泊,色雜蒼黃,綠頭紫頰,好翠連芳,白鶴生於異縣,丹足出自他鄉。皆遠來以臻此,藉水木以翱翔。不憶春於沙漠,遂忘秋於高陽。非斯人之感至,何候鳥之迷方?豈下俗之所務,實神怪之異趣。能造者其必詩,敢往者無不賦。或就饒風之地,或入多雲之處,?菊嶺與梅岑,隨春秋之所悟。遠為神僊所賞,近為朝士所知,求解脫於服佩,預參次於山陲。子英游魚於玉質,王喬繫鵠於松枝,方丈不足以妙?,詠歌此處態多奇。嗣宗聞之動魄,叔夜聽此驚魂。恨不能鑽地一出,醉此山門。別有王孫公子,遜遁容儀,思山念水,命駕相隨,逢岑愛曲,值石陵欹。庭為仁智之田,故能種此石山。森羅兮草木,長育兮風煙。孤松既能卻老,半石亦可留年。若不坐臥兮於其側,春夏兮共遊陟,白骨兮徒自朽,方寸兮何所憶?

此賦出自《洛陽伽藍記》卷二“城東·正始寺”條,作者為北魏期間天水人姜質。讀《洛》書至此處,邂逅久違的賦,為其中字句打動,因而逐字錄入以加深理解,果然,還是不能囫圇吞棗啊。

對自然的嚮往,寄情方寸間的精妙,確是道家風骨。然而這座巧奪天工的園林卻毗鄰梵鐘鳴響的伽藍,且彼時的洛陽城幾可謂之佛國,是否禪意也已潛移默化呢?從時間上推算,差不多是達摩北渡、將禪宗傳至中土的時期。枯寂的禪意,又將怎樣浸潤這些漢化不久的鮮卑兒郎呢?

盛景不再,扼腕嘆息。畢竟,那是近乎神話的古遠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