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雲中漫步(續)死生契闊 »

重返秘密花園

在農曆年的最後一天金色的斜陽中,用kindle讀完了《秘密花園》Secret Garden)的原著,距離初讀此書譯文時的中學時代,可謂是轉瞬十年了。

所以說我一直都很孩子氣呢,這本童話竟然在自己的少年時代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深化著“終有一日建起自己的秘密花園”的夢想,將之視為自己的“心靈祕境”(heartland)。甚至對於花園的模樣都有相當具體的設想:海邊溪谷,沙土上佈滿香草與繁花,轉過塵土飛揚的鄉間小路,陽光之下圍牆背後的寂靜花園;夜深之後,月亮從海面升起,白色的飛鳥流轉起舞,有清越的弦樂飄揚。

十年之後,意識到這個夢想並非遙不可及,在女友的家鄉,一望無垠的平野,海濱寂寥的漁港,或許只要下定決心,是完全可以擁有一座秘密花園的。但問題是,這究竟是一個年少時的夢呢,還是可以努力為之的現實?有些哀傷地一想,不言自明啊。

 

回到英文原著的閱讀上來,起初的幾章、甚至到了Colin踏入秘密花園之前,我都覺得有些失望,因為已經沒有少年初讀時的感動了,畢竟情節childish,而我,已經習慣去發掘一些現實背後的本質道理了。

MaryColin在與Dickon的交往中,雖然都是那麼天真無邪,然而,這其實與魯迅筆下的主人公與少年閏土的關係頗為類似,讀到Dickon的家庭有12個小孩、父母無一日清閒地辛苦工作也難以確保家庭成員的基本溫飽,我發現自己在為這個家庭的前景擔憂。然而這個家庭,無論是母親Susan還是在莊園幫傭的Martha、幫助MaryColin健康成長的Dickon,對作為當地領主的Craven家族卻充滿了敬意。這令我很意外,因為在自己接受的教育中,階級矛盾最終導致的衝突會非常慘烈;然而前不久讀完了秦暉的《走出帝制》一書,裡面講到的中國的民變其實與階級矛盾關係不大,傳統鄉村久而久之已形成了一個比較穩固的共同體,激烈的衝突存在於官與民之間,而在有著悠久封建傳統的英倫三島,地主與農民之間甚至還有著更深一些的溫情。所以,書裡所描寫的溫馨關係應該不完全是美化,實事求是地講,那個國度的確有種優雅的魅力。

然後在書的最後幾章,我似乎體認到了作者想要表達的宗教的虔敬之心,雖然使用的是“magic”這個詞。孩子們發自內心的想要獲得這天地間所有美好的意願與純然的歡樂,終於令我動容。所謂初心,就是如此吧。

 

與娟姐分享了自己讀完原著的心情,感謝對於我當年夢想的共鳴。此生還長,希望有日可以比鄰而居,為此努力倒是很有意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