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重返秘密花園此地何地 »

死生契闊

以為永遠失去的,其實總是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此生的某處,比如,夢裡的失而復得與無可奈何。年少時總在不經意間致力於“造神”,將少年時最珍視的作為那些神話中的存在,高山深谷中的神女,遙遠海岸的寧靜世外之地,抑或巴山夜雨的漫天哀愁,諸如此類的縹緲的心緒與理想。

終究是在現實中失去了一度擁有的珍寶,永遠地在現實中失去了,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時間是效果很好的膠合劑,再長再深的傷口都能癒合得天衣無縫,但總有深入心底的悲痛,終其一生也無法消去。以為可以釋懷,但冷夜夢迴時依然令人神傷,無論已經走在哪條路上、走到了哪個階段、距離那時那地有多遠,悲痛始終是同質的。然而,這總歸是純粹個人意義上的東西,與任何他人都沒有關係。

在從未到過的南國孤島之濱,竟遭遇了這般可謂“死生契闊”的夢。

年少時十分鍾情這句古詩: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只有死亡才能分開真正珍惜的心,誓言亦使顫抖的心堅強。有幸仍生活在和平年代,不像在亂世,個人的微渺一旦陷入時代的漩渦,無可奈何與生離死別便是人生難以繞開的劫數。因此,這是一個凡庸的現世,平凡地失去,平凡地各自飄落天涯,平凡地各自度過餘生。或許波瀾不驚,卻非常幸運。

在細雨氤氳的夢裡,在破舊寧靜的小山城,死亡與復活,失去與重獲,交織在無比戲劇化的劇情裡,唏噓不已。《書劍恩仇錄》結尾處,陳家洛在香香公主墓前,悲愴地吟詠“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終,明月缺。”在夢中,確是一縷香魂無斷絕,魂魄散去之時仍縈繞在故人身側,敘述著往事的無可奈何。尋訪故人芳踪,遺留的文字彷彿是遠古精靈部族所使用的,記載著化作飛纖去的事實。唯有死亡可以打破曾經的誓言,至死方休、餘音繞樑,交織著悲痛與欣慰的心境再難忘卻。矢志不忘。

夢的終章,是欣喜若狂的復活,是一切美好的舊時光的再臨,因追憶而重返的逝水年華。一次就好,悲天憫人的人們,沉鬱幽怨的人們,冥冥中由神之手寫下的劇本,夫復何求。

在這凡庸的現世,但求安好,永遠安好,衷心地如此祈願。我這樣相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