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盛世箴言The Day I Lost My Love »

一件難忘之事(2017)

又到年末,但沒有盤點一年得失的心力,心態上是很疲乏吧。不過有些難忘之事,如果不寫下來,終究難免會被遺忘,那就很遺憾了。此即其中尤為難忘者:

10月的一個週末,臨時接到通知要去南寧出差,於是訂了次日從廣州中轉去南寧的動車。我屬於“弱社交型”性格,倒不是有社交能力上的障礙,而是缺乏去積極社交的意願,自己一個人獨處非但不會覺得孤獨或無聊、反而有許多樂趣。所以我喜歡一個人出差,即便出差基本都是苦差事。本以為可以找個空著的靠窗位置美滋滋地一邊看書一邊喝咖啡度過旅途的,然而,週末去南寧的動車滿座了(返程甚至只買到無座票,另一段“苦旅”),只好在靠過道的位置落座,鄰座是一位穿著打扮樸實、年齡約60歲的大叔,一開始沒太在意,後來才意識到他穿得衣服挺厚,那時天氣還很熱。發車不久,大叔向我搭話,問這班車到終點站(北海)要多久,我接過他的車票,是到北海下面的合浦縣的,在APP上查了火車時刻表告訴了他到站時間。過了一會兒,他又問我,合浦在哪裡,同時在手機地圖上滑來滑去地找,一頭霧水的樣子,似乎連目的地屬於哪個省都不大清楚,方向也不明白。我接過他手機,在地圖上找出了合浦的位置,然後盡可能地告訴他這班車要經過哪些地方才能到達那裡。這時開始對他有些好奇了,但沒有問他。

還是他主動告訴我他的旅程,他是東北人(記得是吉林),職業是民間畫師,專門為鄉下的各種廟宇(似乎既有佛寺也有神廟)畫彩色壁畫,這次是接到合浦地方的邀請,專程去那裡畫畫的。給我看了他手機上很多照片,雖然看得不明就裡,但還是覺得很厲害,真正的職業匠人,應該在這個行當裡名氣不小吧。大叔先坐車到錦州,再到廣州轉往北海,漫長的旅途,一路往南都在脫衣服,對這個季節廣西山嶺的蒼鬱青翠感到很驚奇,問我山上種的什麼樹,可惜我也認不出。期間,有家人或是夥伴給他打電話,關心他的情況,看來出遠門的經歷並不多,他自己也說應該搭飛機到北海的。

之所以會寫下這次經歷,是因為自己有了觸動,一個專注技藝的師匠因為一個明確的目標千里迢迢趕赴自己毫無概念的異鄉,我是覺得這個“敘事模式”很棒,比日常生活平庸的雞零狗碎有意思多了。在南寧下車時,我祝他在合浦的工作順利,是的,希望他工作順利,順利完成工作,順利返鄉。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