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手嶌 葵“中年”焦慮 »

逃出傳銷窩:《Lost Horizon》原著讀後感

在目前的生活節奏下,幾乎是一鼓作氣地把kindle裡的《Lost Horizon》(消失的地平線)讀完了。隨之而來的是少年時那個對“香格里拉”的幻夢的破滅。

先說說少年時初讀此書中文譯本時、以及讀後的感觸:世界盡頭、群山彼端的隱秘樂園,遺世獨立卻盡享各種物質財富,在那裡時間的流逝對在其中的人們影響極小,安詳寧靜的時光動輒數百年,在那個泛著星光的蓮池邊,還有一位清麗無雙的少女在彈奏莫扎特的奏鳴曲,一顰一笑彷彿已是永恆...自此以後,我一直很迷戀這個腦海中的印象,以至於在大學時獨自前往滇西北的迪慶地區,在那裡的雪山峽谷中尋找自己能夠到達的卡拉卡爾雪峰和藍月亮山谷。

其實不難理解作者James Hilton為什麼要描寫這樣一個烏托邦,與主人公Conway一樣,那一代的歐洲人生活在一戰的劇烈創傷和二戰即將爆發的憂懼之中,希望找到一個可以逃避這些痛苦和災難的諾亞方舟,同時又不想真的逃到蠻荒之地,放棄現代文明的舒適和方便。恕我直言,精神上的寧靜對作者和他的西方讀者來說只是香格里拉附帶的好處罷了。但這些小心思並不影響香格里拉這個意象的吸引力,無論對當時的西方人,還是對年少的我。

讀原著時,失望是在Conway與香格里拉的大喇嘛的對話中逐漸產生的。這位香格里拉的創始人是已經兩百多歲的盧森堡天主教傳教士,偶然流落到藍月亮山谷,發現自己擁有了超級長壽的神奇變化,因此在漫長的時間裡逐漸建立起了這個樂園,斷斷續續地吸納偶然的外來者(主要是西方人,這個立場可以說是非常辱華了),這些自稱“喇嘛”的老人幾乎成為了神。在這對話之前,作者不斷在鋪墊主人公受到戰爭創傷的淡漠性格,因此在與大喇嘛對話後主人公就堅定地相信了這個樂園的神力,以為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但在閱讀原文的過程中我覺得其情節發展十分莫名其妙,最忿忿不平的是“來了就別想離開”的規則。拜託,作者你好歹是現代社會的自由公民,難道不明白強加給人的美好也是對自由的監禁嗎?何況一整套說辭都是喇嘛寺的人們的自說自話,在書的最後兩章中,其中一個人物Mallinson激烈地質疑長生不老的魔力和阻止人們離開的企圖,並痛斥Conway逃避現實的懦弱。但此時的主人公彷彿被傳銷洗腦的人,見兩人話不投機也不阻攔同伴的逃亡,還不算無可救藥。然而最後Conway還是與Mallinson一起逃走了,但促成他行動的竟是那個彈奏莫扎特曲子的中國少女要和Mallinson一起走,劇情太俗套了,大哥你開始時的覺悟去哪了?!

客觀地說,這真是一本爛書。

只是在特定的時期,其中特定的意象讓我產生了共鳴,鮮為人知、秘而不宣的世外桃源,我始終心嚮往之,至今依然。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