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豪俠與大義

《破碎大地》讀後

利用兩次差旅途中的時間,很快讀完了斯科特·安德森(Scott Anderson)的《破碎大地》,關於進入21世紀後愈發動盪的中東,根源,以及其中的人們的故事。

我對歷史、地理一向有濃厚的興趣,然而囿於細碎零散的閱讀,往往停留於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程度,因此,這本講述了表象裡面的緣由,並通過鮮活的人物及其遭遇的《破碎大地》,讓我有了豁然開朗的體會。想趁“餘韻”還未散去,自己用文字再捋一下為何那片大地(中東)變得如此破碎不可收拾,並試著描述自己的體會。

 

奧斯曼帝國時代的中東以及北非社會是相對平穩的,因為這些區域對於帝國來講是邊疆,控制力本已不足,故而給予各地區(行省)高度的自治,讓這些由氏族、部落、宗教派別而分野的區域維持局面,只是名義上受伊斯坦布爾“羈縻”而已。雖然書裡沒有提到,我猜測奧斯曼帝國應該嚴令各行省不得擅自相互殺伐,這與中國傳統的華夷關係很像。

一戰結束,奧斯曼帝國破滅,突厥人的勢力回縮到小亞細亞半島,帝國的其他省份——埃及、馬格里布(利比亞、突尼斯、阿爾及利亞)、巴勒斯坦、敘利亞、約旦、美索不達米亞——被英法兩個現代帝國瓜分,兩個強盜人為地炮製出一些新的國家,埋下了後續動蕩的種子。傳統的界限被打破,不同的、相互仇視的人群被捏成一個政治實體,其中尤其突出的是新成立的伊拉克和敘利亞兩國:原本分屬3個人群(庫爾德人、遜尼派、什葉派)的3個行省組成了伊拉克,並由一個外來的國王統治;而以遜尼派為主體的敘利亞卻由佔人口少數的阿拉維派獨裁者阿薩德家族統治。

很長一段時間,中東國家都處於由西方支持獨裁統治之下,人民壓抑的不滿終於在21世紀引發了“阿拉伯之春”。但在這之前的幾十年間,獨裁者們往往利用外部矛盾、尤其是阿拉伯國家對於以色列的仇視來轉移國內矛盾,另外,一些國家的石油收入也能夠維持較大規模的中產階級,因此在伊拉克戰爭和“阿拉伯之春”以前,這片大地還能保持脆弱的平靜。

小布什政府發動的伊拉克戰爭覆滅了薩達姆政權,戰後的混亂也催生了“伊斯蘭國”,與敘利亞內戰一起,造成了21世紀最嚴重的難民危機。戰後伊拉克政局由南部的什葉派掌控,而中部的遜尼派(也是薩達姆勢力的基礎)和北部的庫爾德自治地區形成事實上的分離狀態,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一朝崛起,兩河流域以及敘利亞成為地獄般的戰場。從未有過自己的國家的庫爾德人成為抵抗伊斯蘭國戰爭中最有力的勢力,在殘酷的考驗中他們也迎來了建國的絕佳時局。就算伊斯蘭國即將覆滅,伊拉克國家的未來也依舊黯淡,沒有共識或者一種強力能夠再次將幾個人群融為一體,更可怕的是,伊斯蘭國的陰影仍然植根於對現實絕望的年輕人心中,看不到希望。

同樣看不到希望的是經歷了“阿拉伯之春”、推翻了獨裁者的那些國家,埃及、利比亞、也門,所謂的革命乃是戰亂的開端,尚不知應該怎樣結束。曾經的政治強人卡扎菲(利比亞)、穆巴拉克(埃及)垮台了,與此同時,國家也陷於四分五裂之中。不同地區,不同氏族,宗教主義者與軍政府,當曾經的威權消失時,所有的矛盾再也壓不住了。但是,難道我們可以指責人民的憤怒嗎?我不知道。

 

至此,戛然而止。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