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大鱼悲歌五月 »

我仍想許多次去往沖繩

去年末看了一本名為《現代日本》的“小書”,從西方的角度探討了日本是如何“遭遇”現代、以及如何選擇戰爭、以及戰後迄今的心理歷程(是的,我認為是在探討一種民族心理歷程)。作者相當熟悉日本歷史,對這一系列脈絡的敘述在我看來準確且公允,而且關於二戰末期的沖繩戰役及其後續有簡單介紹,這讓我產生了去更多了解這部分歷史的願望。

書中也推薦了諾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的名作《沖繩札記》,因此首先選擇從這裡開始。大江先生因為這本書中所記述的事實,不可否認的、殘酷的、令人滿懷憤怒的事實,被日本右翼及其背後的政府人士起訴,並堂堂正正地獲得了勝利。異常慘烈的沖繩戰役後,付出了極大的生命代價的沖繩和沖繩人,被本土日本人出賣給了美國,並以此條件換來了一頂“核保護傘”。大江先生犀利地指出:“只要沖繩的現狀(由美國軍管)還在繼續,那麼從公共的立場上講,對於沖繩以及沖繩人而言,本土的日本人就罪不可贖,並且他們也不可能真正地懺悔。

當然我們知道沖繩的行政權已在1970年代返還給了日本,但至今沖繩仍負擔著90%以上的美軍基地和人員,同時對於沖繩出身人士或明或暗的歧視仍然廣泛存在於日本本土,哪怕日本官方並不承認沖繩人是一個少數民族。沖繩縣的人均收入至今仍在全日本47個行政區劃中墊底,美軍的存在對當地經濟和社會的負面影響毋庸置疑,沖繩人仍在被出賣著。

此現狀卻是歷史的不公代價:自琉球王國在明治時代被強行兼併成為沖繩縣以來,日本本土始終在對沖繩人進行同化和皇民化教育,要求沖繩人表現得比日本人更加日本人。因此在日本敗局已定的沖繩戰役中,守備群島的日軍不僅徵發大量本地青壯作為輔助部隊,更組織由男學生組成的“鐵血勤皇隊”和女學生組成的“姬百合學徒隊”並部署在火線,導致巨大傷亡。更有絕望的日軍強迫沖繩平民大規模集體自殺的事件(發放手雷、強迫投海)。大約1/4~1/3的人口死於這場戰役,而近年來日本右翼一直企圖翻案,修改教科書相關內容的行為導致了沖繩數十萬民眾的抗議。

戰後,沖繩被出賣給了美國,而沖繩人成為本土日本人不願意提及、赤裸裸歧視的對象。因此像大江先生這樣為沖繩說話的本土日本人,不僅受到本土日本人的辱罵嘲諷,也受到沖繩人冷漠地拒絕,所有人都在問他:“你為什麼來沖繩?

 

但如今,恐怕沒有人會問我:“你為什麼想多次去往沖繩?”我自己又在想些什麼呢?

今日沖繩的綽約風姿我已盡力寫過了,但這只是表象吧,如果不真正理解沖繩,就無法從這裡再往北進入日本本土,也無法化解自己內心的塊壘。

沖繩已是日本,但仍在“變成”日本的過程之中,也許永遠也不能真正地變成“日本”。因此,有些諷刺地,我更加親近有著這樣的過往與現狀的沖繩。被侮辱卻仍在歡笑,深埋內心的堅強與勇氣,對客人熱情友好的群島,我想與之交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