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山河故关被新冠改变了的世界 »

漸遠的迴響

進入農曆二月,這南國的風候漸漸呈現出初夏的意思,總之,一年之中短暫的“冬天”結束了。午時的陽光已經有些灼人,空氣中飽含水的氣息,風在高天之上衝撞,前日日暮時分還見到了今年首次的雁群。這樣不冷不熱,心境也大致不喜不悲的時節,真美好啊。

週末中午在附近街區的路邊吃飯,忽然有敲擊金屬的清脆的金鐵聲傳來,是走街串巷售賣麥芽糖的小販招徠生意的聲音。對於我們這些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生長於川渝地區的人,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只是一時錯愕:在十多二十年後的今天、在離家千里之外的此地,竟然還有沿街叫賣的麥芽糖小販嗎?

因為當地有著名小吃“芝麻桿”(更鄉土一些的叫法是“麻糖桿”),構成這道小吃主材的麥芽糖在家鄉被稱為麻糖(tang,發一聲,同“湯”),實際上沿街叫賣的麻糖裡並沒有芝麻,約定俗成如是罷了。幼時遠遠聽見小販敲擊出的叮叮咚咚聲音,或許會花些零錢買上一點,什麼味道差不多忘了,但仍記得那黏牙的感覺。

想來麥芽糖應該各地都有,但依靠清脆聲音兜售的方式恐怕是家鄉特色。果然,隨著聲音走來一位挑著竹筐的年約五十出頭的大叔,竹筐邊的紙板上寫著:四川特產,幾個毛筆字寫得相當好。這老鄉一路走過來,手裡敲擊不停,但基本無人問津;他也步履不停,匆匆拐過前方的街角,轉向了另一個街區的方向。只是金鐵相擊的迴響仍然遠遠傳來,經久不息。

實在是不合時宜了吧,這樣的謀生方式還能維持嗎?我單純這樣擔憂著。麥芽糖作為一種零食,著實平凡無奇,或許在我們父母年少的時代,因為物質的貧乏,會是孩子們熱衷的美食吧。在我自己印象裡就很少吃,小時候對糖果甜食的記憶,最深刻的無疑先是“大白兔”奶糖,稍晚則是“阿爾卑斯”,再往後則意識到自己根本不喜歡甜食,索性基本不吃糖果了。

記得不很久前聽誰說過(應該也是同鄉),在景區還是哪裡見到有賣麥芽糖的小販,一時心血來潮買了一些來懷舊,吃了倒不覺得味道如何如何,感觸更深的竟然是這東西還賣得不便宜呢。所以,既然還存在就有其道理吧,我可能是在杞人憂天。

只是那清脆的敲擊聲,像是發自漸行漸遠的時空,叮叮咚咚,令人悵然若失。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