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漸遠的迴響

被新冠改变了的世界

自新冠疫情在2020年初暴发以来,这已经是“新纪元”的第二年了,不可避免地,这个世界发生了许多重大的变化。有些变化是剧烈而迅猛的,比如口罩、隔离;有些变化却是迟缓而痛苦的,在试图维持原样的努力被渐渐粉碎、终于向宿命低头,比如足球。

如同东京奥运会一样,原本应在去年夏天举行的欧洲杯也延至了今夏,于我而言,这是一届很陌生的洲际杯赛:首先,决赛阶段的参赛队有24支之多,甚至连小组排名第3的球队都有机会晋级;其次,本届杯赛并没有传统意义的主办国,场地分布在全欧陆的各个角落,从不列颠岛的伦敦和格拉斯哥,到南欧半岛的罗马和塞维利亚,再到已经进入地理意义上的亚洲的黑海港口巴库,参赛球队数千公里的长途飞行屡见不鲜;再次,参赛的球员里我有一大半从未闻名,即便是几支传统强队,队中也有我非常陌生的面孔和名字。

归根结底,我已经失去了对足球的热爱了,因此才会对这些变化反应如此迟钝。在新的纪元,变化才是常态。

即便热爱已冷却,我还是想再聊聊足球,再聊聊我仍保留着些许热情的方面吧。目睹了支持的家乡球队(重庆两江竞技)在中超联赛中被定居地球队(深圳)轻松击溃,而且3个进球全部来自赛季前转投对手的原球队功勋球员,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反而激发了自己书写的愿望。在形成文字的过程中进行思考,这是我不应遗忘的技艺啊,来看看吧,世界的这个小角落变成了什么模样。

 

最近几年,作为重庆队的球迷其实是很快乐的,这是一支没有大牌外援、没有金元支撑,但有自己强烈风格和顽强精神的球队,在年年不被行家看好的情况下屡创佳绩,说实话,从球队的表现中看到了普通人也能凭借奋力拼搏获得有限成功的样子,很有代入感。

新冠以后,原来的小本经营也持续不下去了,但这个过程是迟缓而痛苦的,直至今天才暴露得那么血淋淋。受疫情影响,球队的所有方武汉当代集团业务急剧萎缩,基本无力再在足球领域继续投入,一直在寻求下家接盘,这些下家也包括需要足球这张名片的重庆市,但博弈的过程同样是漫长而痛苦的。在这个过程中,当代集团与其他球队的民营投资人一样,毫不意外地选择了拖欠球队薪资,据透露,目前拖欠的工资、奖金已有大半年了。

这几年的每个转会窗球队都会将当家球星出售以换取现金,作为弱队、穷队的球迷,虽然不舍但也能理解;而每次出售后都会有适当的补充,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倒是又能形成可观的战斗力。但今年看来行不通了,为了实现联赛的准入(即所有球员签字确认已收到工资),球队将队长卡尔德克(Alan Kardec)和后防主力元敏诚卖给了财大气粗的深圳队,据说部分转会费将作为被拖欠的工资支付给相应球员,而这两名球员堪称这几年球队精神的象征,此外还有大量中坚球员离开了球队;然而,球队阵容几乎没有补充,青黄不接、缺兵少将,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经过政府的介入和协调,总算是赶上了联赛注册。相比直接解散的卫冕冠军江苏队,重庆球迷还能庆幸,至少球队还在。

就这样一穷二白的重庆两江竞技队进入了广州赛区,在第一阶段的联赛中甚至成绩还过得去,由此可见球队的精神力还在维持。在今天与深圳队的比赛前,重庆球迷还在温情脉脉地幻想(没错,就是幻想),希望老队长和小元进球,但比赛打成平局就好了。

但现实十分残酷,仅仅半小时,卡尔德克和元敏诚分别进球,30,而背景是曾经的功勋队长疯狂庆祝,宣泄着久郁的情绪;与此同时,部分重庆球迷的情绪也崩溃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朗格(怎么)像打仇敌一样啊?!

这些极端球迷将矛头对准了球员,认为此举侮辱了球迷,开始了道德绑架。看到庆祝进球的卡尔德克,我第一时间是觉得错愕,毕竟我也那样幻想过,一般来说面对旧主取得进球的球员不会大肆庆祝,但是这扫地出门的过程和方式,以及新冠纪元以来足球这项运动发生的变化却提供了足够的解释,稍稍一想,我觉得庆祝也无可厚非,毕竟进球了高兴嘛。

赛后,这两名球员来到了重庆球迷聚集的看台前致谢,这不意外,因为那些年他俩一直是球队的领袖。所以,问题还是在武汉当代集团这里,据说最快到8月球队股权改革将落地,当代out

现实惨淡,但还不算绝望,我个人希望把今天赛场上的争议看作一个无伤大雅的闹剧,人人都有情绪,何况积压了那么久,可以理解,而且大家已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没有反目成仇已是善缘。

 

戛然而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