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那些鲜为人知的忧伤秋天走过城市的腹地(行走志二) »

沙乡年鉴

在图书馆看到这段话,当时就被感动了,于是抄在纸上带回来重新在键盘上敲出来。摘自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游记《美国手记》,一曲关于自然的挽歌:

夜色加深了,我们航行在沿岸的树影里,这使我们周围的夜色变得更深,花了很长时间穿过这片昏暗的迷宫之后,我们来到一片开阔的地点,看到那里高高的树木正在燃烧。

每一条主干和分枝都被深红色的火焰包围着,轻轻的夜风在火焰四周盘旋,看起来似乎是从火焰中产生的。这样的景观我只在魔法森林的传说中才读到过,此外,看到自然界的创造物就这样被无情地毁掉,令人感到非常悲伤,想一想,还需要经过多少年,它们才会在时光的魔法之下再次挺立在这片土地上?但是这一天终究会来,在它们所变成的灰烬当中,经过多少个未知的世纪之后,新的嫩芽会再度萌发,遥远时代那些忙碌的人们会再次来到这片无人居住的孤独土地,而他们的同胞们,现在正在远方的城市中酣睡的那些人,也许在那个时候会居住在汹涌的海底,他们会阅读,以一种对现在所有的耳朵来说都陌生、然而对他们来说却相当古老的语言,读到那片从来不知道斧子为何物的原始森林,在那片丛林中从来没有人类的足迹践踏过...

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风格,在《孤星血泪》(《远大前程》)里写到在雷溪梦(Richmond)注满星光的镜池边,皮普痴痴凝望着如女神一般的埃斯苔娜,那种挥之不去的哀伤感。

不过这段文字里写的却是一座森林的哀伤,让我想起了那个因为抢救山火而牺牲的环保主义者、土地伦理主义创始人李奥帕德(Aldo Leopold),在他不朽的作品《沙郡岁月》(也被译为《沙乡年鉴》,Sand County Almanac)中有很多带着淡淡的感伤口吻的描述,那些森林、那些飞过天空的野鸭、那些生长在威斯康辛多沙土地上的不起眼的植物,在他的诉说中就像一支古老的歌,那是一个至纯至美的世界,但人们却抛弃了它,就像为了开拓一块农田而烧掉整座森林所做的一样。

不过狄更斯觉得总会有一天,被破坏的景致会重现这个大地上;然而,我们都明白,有些美好的事物一旦消失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

在毁灭后的灰烬中,那些无处安放的哀伤让人学会安静,像山一样思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