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有限审美能力的复苏明年去做HR(行走志三) »

和歌、俳句和时间

第三次尝试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了。

第一次是两年前,找来了电子书,但仅仅在第一章第一节作者用了近十页的篇幅诉说半梦半醒的状态时,我就知难而退了,况且对着电脑屏幕终究不是地道的阅读模式;第二次是去年每次去图书馆时都读上一节,也许是已经将阅读上升到一种仪式了,读得很辛苦,不过却是心动不已,甚至写下了一系列名为“回忆与时间之战”的文章,作为一段记忆保存起来,但还是没能坚持下去;这一次是用手机读,虽然和传统的实体书差别比较大,但可以随时拿出手机来读,只要自己能够静下心来,而且看到有感悟的地方还可以直接用手机的便笺记录下来,这一次我希望能够看完全文。

不过这不算是阅读,因为我会在许多年之后,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有了更丰富的人生阅历时重新静下心来认真拿着书本进行一次膜拜式的阅读。现在还不是这么做的时候,因为还不到回忆和怀旧的阶段,我还在路上。

 

我是打心底里赞同普鲁斯特关于回忆与时间的观点的:时间虽然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能够将原本鲜活的人的容颜、刻骨铭心的往事逐渐消融掉,让自己在多年之后甚至无法记起曾经恋人的脸,也几乎忘记了昔日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时间可以将一切记忆都模糊化,再去回忆时仿佛就是透过磨砂玻璃去看另一面的风景,哪怕绞尽脑汁也无法让一切清晰起来;所以有人将时间作为伤痛最好的愈合剂,对他们来说,忘记了也就解脱了。但事实上,回忆是一个人永远不会失去的能力,只是在你无法记起的时候往事也处于“休眠”的状态当中,在某一个特定的场合,触景生情,或者说一个类似的事物重新进入你的生活,那些鲜活的回忆会像闪电一般触痛自己麻痹的神经,让那些场景纤毫不差地重现。普鲁斯特说,那就是我们所追寻的乐园,那些失去的乐园;再见时,就再也不会失去了...

但现在我却处于一种严重的健忘状态之中,“though forgotten all the promises we keep...”这句歌词总是在我的脑海中萦绕,我也担心我会慢慢变成一个麻木的人,只是放纵心情去冒险。可我不想这样的,如果可以,我希望用尽全力去记住和坚守一个誓言,像那些书中的骑士一样,宣誓效忠。

现实总不是那样理想化,誓言的确是高贵的,但前提是你有值得去信守的誓言存在啊。当物是人非、今非昔比的时候,谁还会在乎这些呢?除了忘却,我还能怎样...

不过,现在我不担心有一天我会忘记所有的往事了,因为我相信在我的心境进入一个宁静的时期后,我会写出属于我自己的“追忆似水年华”,总有一天,那些记忆会像染上了一层金色的老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重新放映一遍。我也会找到我的乐园。

普鲁斯特在生命的最后十多年里因为严重的哮喘病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他是一个被囚禁在华丽囚室里的余生监禁者,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停滞了,他能做的就是回忆,不断地回忆,讲述自己的故事。时间这个最大的破坏者却被可怜的囚徒轻易制服,而且普鲁斯特教给了世人如何唤醒回忆的方法,在一个人绝对的孤寂中,他在回忆中得到了完满。

我想起了日本那些孤寂的歌者和徘人,他们的世界是寂寞的,韶华易逝、天地凄凉,篇幅短小的恋歌几乎都是悲歌,都是喟叹思之不得、一厢情愿。但我喜欢他们面对孤寂时的坦然,我觉得他们甚至在享受这种感觉;但是,他们会有曾经鲜活的回忆吗?

但印象中,他们更喜欢决绝后去独自承受痛苦,也许这是他们对待失去的美好的方式,自虐式的纪念...

愿有一天,可以心平气和开始回忆。那一天,就是我拿到秘密花园钥匙的时候了。

  • quote 1.十年后的邻居
  • 一直都想看,以前看见图书馆里那厚厚的两本就想:我应该没时间去看.
    现在是时候去看看了.
    Estel 于 2008-11-4 23:18:28 回复
    说实话,还是有些艰涩啊...
  • 11/4/2008 11:03:00 PM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